ABC小說 > 都市紅粉圖鑒 > 第1158章 這場拍賣怎么來了這么多土豪
拍賣師介紹道:“這幅油畫是由一位新晉畫家創作,雖然是新晉畫家,其實已經潛心作畫多年,在藝術領域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這幅《客家新娘》,起拍價十萬元,每次加價幅度不得低于一萬,現在開始。”
任俠當然也到場了,立即拒收:“十一萬。”
拍賣師立即喊道:“振宇地產副總裁任俠先生出價十一萬。”
任俠沖著宮清山使了一個眼色,宮清山立即會意,舉手報價:“十五萬。”
拍賣師再次喊道:“華宇酒店集團董事長宮清山先生報價十五萬。”
其他人就不需要任俠使眼色了,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
方醉筠舉手報價:“二十萬。”
拍賣師聲音更高:“盛世珠寶董事長方醉筠女士報價二十萬。”
迪麗娜爾這個時候出來了:“三十萬。”
拍賣師頗有些興奮:“著名影星迪麗娜爾女士三十萬。”
注意到沒有,拍賣師在重復客戶報價的時候,一定會加上這個客戶的頭銜,比如方醉筠不只是“方醉筠”,而是“盛世珠寶董事長方醉筠”。
這是李國忠故意安排的,要的就是讓大家都知道,參與這次拍賣的都不是普通人。
果不其然,現場的記者被吸引了注意力,尤其是發現迪麗娜爾竟然在場,立即把鏡頭瞄準過去,
記者行業內部有分工,這些記者本來不是娛記,專門就是跑財經新聞的,這會兒臨時客串起了娛記。
任俠適時加碼:“四十萬。”
宮清山很給面子:“五十萬。”
任俠覺得第一幅畫,這個價格差不太多了,于是沒加價,最后宮清山以五十萬成交。
第二幅畫是老山近期作品,尺幅比較大,經過一番像模像樣的競價之后,最后以一百五十萬落入方醉筠手中。
接下來,迪麗娜爾突然發力,分別以二百萬和三百萬,拿下第三幅和第四幅畫。
到了第五幅畫,是風景題材,任俠自己比較喜歡,跟迪麗娜爾一番競價,最后把任俠價格抬到四百萬。
任俠沖著迪麗娜爾微微點了一下頭,迪麗娜爾心領神會沒再競價,于是這幅畫歸了任俠。
第五幅畫花落沈詩月,以三百萬成交。
第六幅畫被張文虎買走,成交價三百五十萬。
這樣一來,大家基本上都買畫了,唯獨薛家豪,穩穩坐在那里,不參與出價,好像自己只是來看熱鬧的。
看起來薛家豪似乎不想給任俠面子,所以不競價,于是任俠也就不抱什么期望。
不過,到了第七幅畫,方醉筠已經喊到二百萬,薛家豪終于出價了:“三百萬。”
方醉筠也沒讓步:“三百一四萬。”
薛家豪繼續:“四百萬。”
任俠加了一把火:“五百萬。”
結果薛家豪的加價幅度更大:“七百萬。”
結果,這幅畫賣給了薛家豪,到了第八幅畫,任俠繼續給薛家豪競價,再次喊到七百萬。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清冷的女性聲音響起:“一千萬。”
這個報價剛一喊出,所有記者都把鏡頭,瞄準向聲音傳來的地方,同時心里感到非常納悶,今天這場拍賣怎么來了這么多土豪。
畢竟老山是個名不見經傳的畫家,拍賣師進行介紹的時候,甚至都說不出老山有過什么樣的履歷。
按說這種畫家的作品,不應該出現如此激烈的競價,竟然一次加價三百萬。
要知道很多人仍然在世的大師,如果不是特別景點的代表作,普通作品也就是這個價格。
甚至于,一些已經成為古董的畫作,原作者早就已經不在人世的,三百萬也能買下來。
藝術品市場,有的時候比想象的要昂貴得多,但有些時候又比想象便宜得多。
此時,任俠也非常驚訝,因為喊價這個女人,根本不是自己找來的。
任俠下意識加價:“一千一百萬。”
“一千二百萬。”這個女人再次加價,隨著話語聲,一陣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悅耳聲音傳來,一個身影翩然走過來,直接坐到任俠身邊。
任俠看到這個女人就是一愣:“是你?”
“是我。”這個女人是周搖光:“你還要加價嗎?”
任俠當然要加價:“一千三百萬。”
周搖光繼續出價:“一千五百萬。”
“恭喜。”任俠向周搖光伸過手來:“成交。”
周搖光微微一笑:“你不加價了?”
“不加了。”任俠搖了搖頭:“我能看出來,你非常喜歡這幅畫,君子不奪人所愛。”
周搖光緩緩點了一下頭:“那就承讓了。”
任俠有些意外:“你真要這幅畫?”
“當然。”周搖光理所當然的反問:“否則我為什么出價?”
“這個畫家沒有任何名氣。”
周搖光淺淺一笑:“等到人家出名再買就晚了。”
任俠和周搖光說話的同時,拍賣師已經開始倒計時,沒有人繼續出價,最后周搖光以一千萬百萬成交。
任俠的幾個朋友紛紛看過來,臉上帶著狐疑的表情,他們全都不認識周搖光,不知道這個女人從哪冒出來。
任俠沒有給周搖光發去請柬,那么周搖光為什么會出現在拍賣場?
這一次拍賣是公開活動,任俠親自給幾個朋友發去請柬,凡是有請柬的都是VIP貴賓,坐在場地最前面。
其他人知道了這次拍賣,如果有興趣參加,直接找到赫克拍賣行,履行報名的相關手續,就可以拿到資格參加拍賣。
所以周搖光出現在這里很正常,不過任俠還是很奇怪:“你怎么來了?”
“沒想到我會來吧。”周搖光淡淡的說道:“聽說你舉行這么一次拍賣,我就過來看一眼,給你捧個場。”
任俠長嘆了一口氣:“你這是想要告訴我,我的一舉一動都在你的注意當中,你知道我的所有事情。”
“沒錯。”周搖光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我就是要讓你知道,你沒有任何事情瞞得住我。”
任俠表示非常難以理解:“你何必投入這么多時間精力來監視我?!”
周搖光的回答已然是理所當然:“別忘了你是我未婚夫!”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