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重生軍工子弟 > 487 去非洲獵獅子
    “兄弟們,有誰準備在這個假期過一個有意義的假期?”

    高考完了,不管是考得好的,還是考得差的,都徹底放松了下來,就連家里面,也怕這些已經長大的孩子惹事兒,或者因為考差了而做出什么無法挽回的事兒,就任由他們喝酒胡鬧。

    整個基地里面都在這燥熱的七月變得喧囂起來。

    兩個月后,大家就得分開,從小一起長大,也沒有什么奪妻之恨,殺父之仇,反正要別離了。即使不上大學要進入基地直接參加工作,那也還有時間出去浪一圈,否則永遠不會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如何。

    謝凱是在整個班上的聚會完了,然后再在自己那個小圈子聚會的時候問眾人的。

    人不多,二十多個,都是跟著他不要前途填華清大學為第一志愿的,羅峰跟孫娟把這些人給整合在了一起。

    “哥,你想要說啥?啥叫有意義的假期?難道我跟莫齊去助學,弄希望工程,不叫有意義?”孫娟不滿了,謝凱要是有別的好玩兒的事情不帶她們,多沒有意思。

    之前她就想要去香江,參加香江某個明星的演唱會啥的,結果被謝凱丟去跟莫齊一起到貧困地區考察助學的事兒。

    “那個肯定有意義啊。都有哪些人去?”謝凱冷汗一下就冒出來了,這事兒不能讓孫娟她們去,那邊條件太過艱苦,而且萬一出了什么事兒,一輩子都毀了。

    男人,走到哪里,都比女人要安全的多,雖然也不是百分百安全。

    幾乎說有人都舉起了手。

    “謝凱,你不跟我們一起?”莫齊眉頭皺了一下,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謝凱搖了搖頭,“我倒是想跟你們去,可我還有別的事兒。胖子你也別跟他們去折騰了,跟我去,有事兒給你干呢。”

    “哥,啥事兒?”羅峰一聽,眼珠子骨碌一轉,便準備叛變。

    “你跟孫娟他們去啊。”錢胖子眉開眼笑,現在他因為跟李麗的關系發生了變化,平時都不敢怎么再跟兒時的小伙伴多接觸,就怕他們發現,謝凱知道了,他反而松了口氣。

    謝凱不愿說的,誰都無法知道。

    或者,謝凱這是為了給他解決麻煩。

    “跟他們有什么意思,哥,你去干什么?”羅峰問謝凱。

    孫娟根本就不在意羅峰是否跟謝凱去,沒有一點失落感。

    “行了,先喝酒,完事兒再說。畢竟咱們畢業了……”謝凱笑著說道,隨后對著眾人端起了酒杯。

    高考后的畢業聚會,是瘋狂的,不過,遠遠沒有后世那樣放縱與出格。

    酒一喝多,大家就開始回憶兒時誰搶了誰的糖,誰搶了誰的玩具弄壞了啥的……最后矛頭居然直接指向了謝凱,畢竟他才是欺負大家最多的,小時候,在路上看著誰手中拿著根冰棍,他都得上去咬一口的主兒。

    于是乎,大家開始報仇,都來灌謝凱的酒……

    孫娟看不下去了,提議大家表演節目助興,一商量,可以集體參與的,就《小蘋果》了,于是乎,一幫喝的東倒西歪醉醺醺的年輕男女,在招待所的食堂里面開始跳了起來……

    “哥,我還想喝……如果不是你,黑彪那孫子指不定怎么欺負我姐呢……”羅峰喝醉了。

    “行了。廢話多!哥還有事兒說呢。”錢胖子也喝了不少,他是因為心中憋悶。

    別人對于未來,有著憧憬,可他去迷茫。

    他跟李麗兩人的事情,是不被容許,更不可能讓父母親人同意的。

    “哥,咱們去哪兒?干啥?”羅峰稍微清醒了一些,但是整人如同癱了,渾身無力,不時還在打酒嗝。

    “非洲,去非洲獵獅子去。”謝凱說得輕松。

    羅峰瞪大了眼睛,一臉向往,正要開口,喉頭一陣涌動,跑到一邊去吐去了。

    “哥,我問了一下,麗麗不愿意去非洲,那邊條件太差了。”錢胖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她說即使要出國,也去美國。”

    “……”一時間,謝凱不知道說什么好。

    去非洲,本來就是創業,那邊的一切都非常艱苦,他自己都不愿意去不是?

    李麗一個在首都長大,從小各種條件都極其優越的女人,去非洲,確實吃不了那個苦,如果不是為了躲她男人,或許也不可能跑到404來當老師。

    “哥,我想去那邊看看。這次考試,我估計很懸,而且麗麗在謀劃去美國。咱們可是國防工作接班人,去帝國主義國家干啥?放著自己的祖國不建設,去幫帝國主義建設他們的國家?難道等他們強大了來打咱們?”一說這個,錢胖子就變得有些憤怒。

    對于基地的子弟來說,他們就是為國防事業存在的。

    從小被灌輸的思想,就是他們為國防事業奮斗終生,讓外敵不敢再踏上神州大地。

    謝凱看著他,不知道這孩子是因為不滿李麗要帶他去美國吵了架還是因為本身的教育才變得如此激動憤怒,“去國外,學習他們的先進技術,然后再回來報效祖國,不是也挺好?你看咱們國家,兩彈一星,很多都是從國外回來的對吧?這叫師夷長技以制夷。”

    “反正我就是不想去美國。”錢胖子嘟囔著。

    一時間,謝凱也不知道怎么說。

    把兩人送回去后,他去了教室宿舍,準備找李麗談談,如果李麗真的不愿意去非洲,就不帶錢胖子去了,免得以后挨埋怨。

    謝凱敲門的時候,李麗以為是錢胖子又摸來了,昨晚上才吵了架,黑著臉開了門,“有本事你別來啊!”

    一看站在外面的是謝凱,整個人都呆了。

    李麗背著燈光,卻也讓謝凱看到了她眼睛的紅腫。

    “李老師,我有點事兒想跟你商量一下,能到外面走走嗎?”晚上,謝凱不想跟李麗共處一室,萬一引起風言風語就不好了,雖然李麗的宿舍旁邊的老師大多都回家了。

    李麗不知道謝凱找自己是什么事兒,依然拿出班主任的威嚴,一直到了外面的街上。

    這會兒夜已經深了。

    “有什么事就說吧。”李麗心中忐忑,怕她跟錢胖子的事情被謝凱知道。

    “真打算去美國?”謝凱問道。

    李麗的眼神有些慌亂,錢胖子該死,昨晚才提這個,今天就給謝凱說了。

    她不知道如何回答謝凱的話,身份轉變,需要時間,也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

    “基地目前沒有在美國的業務,如果要去那邊,沒法公派去……”謝凱也不說破李麗跟錢胖子的事兒,“錢多多去美國,并不合適,他英語很差,而且,家里無法承擔在美國的開支……”

    “你知道了?”李麗不知道怎么的,反而沒有之前那樣擔憂,開口問著謝凱。

    “你們都是成年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即使錢胖子不知道,你也知道。基地里面,你們不能待下去,一旦出現問題,僅僅是基地人的指指點點,都讓你們無法繼續待下去。錢多多父母親人在基地抬不起頭,而你的親人……”謝凱沒有說得太明白,李麗清楚。

    離三十沒多遠的女人,不可能這點事兒都不知道。

    “你希望我跟他去非洲?”李麗咬牙看著謝凱,再反駁,否認,都是無力的。

    對于錢多多,她自己都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也許一開始是有著報復前夫的心理,也許是因為錢胖子這個小男人對她的好讓她覺得自己被呵護,反正最終不該發生的發生了。

    然后,兩人都恐懼。

    “也不一定,我只是不希望這事兒在基地傳出去,然后影響你們兩人。”謝凱真誠地說道。“如果不愿意去非洲,可以去香江。在香江,回來容易,而且在那邊,你們在一起,也并沒有人在意。”

    香江到現在還沒有回歸,還屬于沒落的日不落帝國統治呢。

    社會風氣遠不如國內這樣保守。

    李麗不可思議地看著謝凱,“你有這樣好心?”

    她還記得,當初謝凱把她氣哭的事兒呢。

    “每個人都有追求愛情的權利,就如同我當初,啥傻事兒都能做出來。”謝凱咧嘴一笑,現在,估計永遠都沒有可能去干那樣的事兒。“錢多多跟我一起長大,所以,不想他最終被逼得出去,然后回不來。”

    李麗沉默了。

    謝凱是她的學生,她自己堂堂的班主任,被學生教訓,卻無法反駁,那心里的滋味,太過復雜。

    “我去香江能干什么?”沉默了好一陣,李麗才咬著牙問謝凱。

    她去美國干什么,都沒有想明白,去繼續念書?她也沒有了那興趣,而且英語并不好。

    “我小舅在那邊有家游戲公司,另外,那邊有個基地的國際貿易公司,以后我們基地的很多業務,估計都要從那邊中轉……”謝凱說道。

    “如果去非洲呢?”李麗不甘心地問道。

    那家游戲公司,李麗有時候聽別的老師議論過,說是謝凱的,讓她去給自己學生打工?

    “繼續當老師。或者沒事兒就去打獵,獵殺獅子啥的。后天上午,飛機到基地,你可以考慮一下。如果去香江,我給老鄭他們商量,給你安排過去……”謝凱的話,讓李麗并沒有覺得他是在吹牛,“當然,你也可以先去非洲那邊看看,再去香江看看后做決定。”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