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重生軍工子弟 > 619 是時候算運十下馬的賬了
    張震中等人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

    現在時間這么短,中國下馬的運十項目就已經讓他們覺得不安,受到嚴重威脅,再給幾年時間,讓中國發展,會如何?

    運十本來是中國本土項目,任何政府再怎么樣,都不可能放棄對本國這些關系到整個工業體系的重點核心項目的支持。

    “中方對于運十項目具體情況,一點都不透露。甚至我們連運十的進度也都掌握不了。”勞拉說道,“他們政府的目的,咱們都知道。”

    “那個項目轉為了軍用。他們民航總局都管不到,一旦條件成熟,軍機轉民用,只要各種技術條件達標,安全條件達到,就能獲得適航許可證……”張震中看著幾名手下,大部分都沒有把中國的運十當成威脅。

    他能理解。

    畢竟,在美國媒體的宣傳中,中國人還是拖著長長的辮子,扛著煙槍,孱弱無比。

    工業更是落后,槍炮都還是使用的幾十年前的技術。

    航空領域落后,沒有戰略轟炸機,戰斗機的作戰半徑也小,導彈射程不夠遠;陸軍裝備,坦克都是蘇聯五十年代使用的老東西,裝甲車什么的更是靶子;海軍更加不說了,現在擔當主力的都是幾艘噸位不大,性能落后,美國海軍航母跟神盾艦都鋪滿太平洋,中國連艘導彈護衛艦都還沒有搞出來……

    老毛子已經落后的圖-22M逆火轟炸機,米格-25戰機,中國都沒有戰機可以抗衡。

    對中國有著深厚了解的張震中,加上到了中國之后了解到的情況,都讓他知道,外面了解的中國都是不真實的。

    好東西要藏著。

    中國傳統習慣都是財不露白,各種好東西,能藏多久藏多久,等到關鍵時刻拿出來當殺手锏。

    五十年代抗美援朝,中國是真的沒有什么武器裝備。

    六七十年代抗美援越,中國能提供的東西就變得多了……

    “大家必須重視運十對我們的威脅,必須不惜代價,想盡千方百計都把運十搞死!”張震中冷冷地說道。

    “要把運十搞死?”謝凱看著眼前這名叫漢密爾頓的美國人,一臉詫異,“他們如何把運十搞死?”

    他沒有想到,機場最先動手的那伙年輕人這么快就找到了。

    更沒有想到的是,居然還附帶送來了驚喜,把指示他們的美國人也抓了過來。

    一開始,美國佬很強硬,態度惡劣,要求見律師,要求按照美國的法律來什么的,結果被揍了一頓,頓時就老實了。

    謝凱看到這貨,已經被旺哥等人給揍得鼻青臉腫。

    一問,什么都老實地交代了。

    “我們老板認為,如果因為運十而打架,完全可以借著你們中國人攻擊外賓的理由而對貴國政府施壓,從而讓整個中國對運十進行封鎖……”漢密爾頓老實地交代了。

    他已經清楚地認識到,這里是中國,不是美國。

    即使在美國,進了警察局還好說,如果是遇到CIA或者FBI,手段只會比中國人的手段更加激烈。

    “張震中平時是不是安排了很多人打聽關于運十項目的情況?”謝凱問道。

    漢密爾頓沉默了。

    “那誰,旺哥,這貨不肯交代啊。”謝凱對著一邊的旺哥說道。

    旺哥為了蘇聯的業務,也是拼了,“凱哥,哪些手段不能用的?”

    “……”謝凱有些無語。

    這貨給人的感覺就是那種不良獄卒啊。

    好像有很多折磨人的手段可以用。

    “只要人不死,把他掌握的所有東西都給掏出來!尤其是需要找到張震中收集關于運十飛機項目進度以及相關設備配套的證據。”謝凱說道。

    旺哥咧嘴笑著,“明白,凱哥請放心,絕對連他幾歲尿床都給掏出來。”

    謝凱不置可否。

    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說,完全是意外的驚喜。

    運十現在可是屬于軍方的項目,而且還是重點項目。

    張震中找人打聽運十的項目進度,完全是給謝凱送上了攻擊的理由。

    “跟我玩?老子非得玩死他不可!他永遠都想不到,運十從一個民品業務變成了軍品業務吧!”謝凱冷笑著說道。

    也不管旺哥如何去審美國人。

    這貨并不是什么專業的間諜,加上有著棄暗投明的強子等人,一切事情都好辦得多了。

    等旺哥審查美國人,謝凱則是找到電話,撥通了龍耀華的電話,當即把情況介紹了一下,說是美國人借著到中國出差工作的機會刺探中國軍事機密,這樣一來,事情瞬間就被升級了。

    “借著這樣的機會,很難把那貨從中國趕出去。”對于謝凱的手段,廖卓林也算是見識到了。

    他完全沒有想到,平時謝凱只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年輕人,而這時候卻表現出如此高的攻擊力。

    當初如果他跟美國人合作,這小子會如何收拾他?

    這個念頭剛升起,就被他給打消了。

    畢竟,他跟謝凱是一條船上的人,這種可能是沒有的。

    “謝凱?”很快,一輛黑色的尼桑停在了謝凱等人所在的賓館門口。

    謝凱親自在門口等著。

    “田豐?”謝凱問道。

    “對,上級命令我們過來協助你……”田豐點了點頭,對于謝凱的年齡,他很驚訝,但是什么都沒有說。

    作為軍方情報部門的某個區域負責人,在這里出現了國際間諜,事情就變得棘手起來。

    田豐根本就不知道,這是兩個國家兩個項目的明爭暗斗。

    “其實協助談不上,只是人抓到了,我們這邊不一定有你們那樣專業,我需要從他口中掏出情報。”謝凱一邊說,一邊帶著田豐向著里面走去。

    田豐還沒進房間,就聽到里面的慘叫聲。

    旺哥親自動手,這貨居然從腰上抽出了皮帶,打得體型魁梧的美國人皮開肉綻。

    “這可是美國人,要是傳出去了……”田豐完全沒有想到,謝凱他們居然能如此干。

    謝凱看著他,“田哥,是國際關系重要,還是國防戰略安全更重要?”

    田豐愣了。

    “他們在刺探我們的軍事機密。之前已經交代了一些,甚至在中國發展了一批下線,滬市這邊,雖然軍事工業不多,但是整個工業基礎,在全國范圍內,都算是不差的。”

    田豐看著謝凱,想起了上級的交代,告訴他,不管謝凱要干什么,他們只需要配合,只需要幫著擦屁股收尾就行了。

    “凱哥,別把人搞死了。到時候不好交代。”田豐聲音有些干澀。

    “死不了,活著的作用,比死了更大。”謝凱說道,“即使死了,也沒有什么,黃浦江不介意多一具尸體。估計黃浦江的魚,還沒有吃過美國人,不知道美國人的味道如何。”

    田豐嘴角動了動,最終什么話都沒有說。

    “旺哥,如何了?”謝凱看著被綁著皮開肉綻的漢密爾頓問道。

    “這狗日的嘴可硬了,根本就不說。”旺哥手膀子都抽痛了,“凱哥,您再給我二十分鐘……”

    “不用了。交給田哥他們。田哥,我有個建議,可以讓人去外面找一窩螞蟻什么的,在他腳心等地涂抹一層蜂蜜……”謝凱也不知道辦法有用沒有。

    反正以前在網上跟小說中都看到這樣的實例,說是連那些受過反間諜培訓的雇傭兵的口都能打開。

    “別啊,凱哥,我正準備試試滿清十大酷刑呢。”旺哥有點心不甘。

    “身體上的傷痛,不行,最好得是精神上。”謝凱說道。

    把人交給田豐,“田哥,后面什么情況,我不管,但是在明天天亮之前,我需要得到我想要的消息。他既然是張震中身邊的人,肯定對于張震中跟那些官員之間有勾結,都是有數的……”

    謝凱說完,就出去了。

    田豐突然有些后悔接了這個任務了。

    謝凱說的平靜,但是他的態度已經表明,要把這事情弄大。

    “你不怕引起震動?”對于運十項目下馬,田豐知道一點情況。

    反正這個國家項目被下馬,如果說沒有人從中作梗,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那些事兒咱們管不著,關于額外的,我就不問,您上報上級就行了。這樣大家都好,對吧?”謝凱問著田豐。

    田豐點頭,隨后讓他的人接手審訊工作。

    “你小子,真是不怕事情鬧大到最后無法收場啊。”看著謝凱,廖卓林不知道說什么,“運十下馬已經這么多年了。”

    “不管怎么說,當初這個項目下馬,肯定是有人胡亂向上級做了虛假匯報。要不然,不至于如此。”謝凱沒多說這事兒。

    廖卓林作為當年工業局主管的領導,自然清楚一些內情。

    中方跟麥道談判了好幾年,也有一些干部出國考察。

    甚至當初張震中還給廖卓林說,他可以安排廖卓林出國考察,可以安排廖卓林的子女出國留學……

    這里面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他們不惹我,懶得理他。但是那孫子見不得運十好,所以現在這點事兒就想把運十搞死,沒有人配合,可能?當年沒算賬,不代表就不算賬了。”謝凱冷冷地說道,“任何人,只要阻擋國家工業進步,他就是整個國家的罪人,民族的罪人!多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是時候算賬了,不然晚了,算賬都沒有什么用了。”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