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武俠修真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二百六十章 她們也去揚州城(第二更,求訂閱!)
    該死的老太監!

    目前為止,商紫蓉乃至于葉老,張老二人,算是卓沐風在這個世界為數不多的親人,在他心中有著獨特的地位。

    崔寶劍拿他們威脅卓沐風,令卓沐風產生了一股濃烈的殺機。

    這一刻的他,甚至想要找個機會,把天爪的事情全部告訴巫冠廷算了,也好過被這死太監時時拿捏。

    可稍微冷靜下來之后,他就知道不能那么做。

    首先,他有把柄捏在崔寶劍手中,將內情告知,很難判斷巫冠廷會怎么想,是否還愿意幫助他脫離崔寶劍的控制。

    況且看起來,除了他之外,崔寶劍在天爪內應該還有暗樁,而且地位不低。他不敢拿商紫蓉等人的性命去賭。

    還有一個更遠但實際上很重要的問題,若是卓沐風將此事告知,等于徹底倒在了三江盟那邊,得罪了天爪。

    天爪乃是朝廷力量,直接隸屬于東周大帝掌管,雖然對方高高在上,未必知道有自己這號人,但對于叛徒,天爪必定會不遺余力地剿滅。

    他不確定三江盟能不能保住他。

    稍有個差池,整個墨竹幫包括他在內,都必死無疑!

    卓沐風的后背生出了一層冷汗,他發現,自從被崔寶劍找上之后,他已踏入了一個無法回頭的旋渦,一旦停下,便可能被旋渦所吞噬,身不由己。

    意識回神,對上崔寶劍冰冷玩味的目光,卓沐風心中殺意大熾,表面上卻恭恭敬敬道:“崔公公言重了,為天爪辦事,乃是屬下求之不得的福分,一日天爪人,終生天爪鬼!”

    “行了,咱家知道了。”

    崔寶劍略有些無語,這小子最后一句話,明明是表忠心,怎么聽著怪怪的。

    卓沐風突然道:“崔公公,屬下冒昧,有件事想要請教,還望公公不要見怪。”

    崔寶劍眼皮微動,面無表情道:“什么事?”

    卓沐風:“屬下如今也算是天爪中人,隸屬于公公麾下,就是想問問,不知天爪可有武功秘籍,如果可以的話,能否讓屬下瞻仰一番。”

    他還記得,自己的武柱值差一萬多點就能突破十萬大關。

    崔寶劍嗤笑道:“你可是巫冠廷的義子,三江盟的武學還填不飽你的胃口嗎?”

    瑪德!又想讓老子賣命,又不想給老子好處,你這死太監未免太欺負人了吧。

    卓沐風無奈道:“公公實在有所不知,那個巫冠廷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明著收我為義子,看中了我的資質,其實對我多有防范。

    上次屬下想要翻閱三江盟的武學,結果去了藏書樓,發現只有一星到三星級別的武學,連四星武學都沒有一本,擺明了是不想給屬下看!

    還說什么盟中有規,沒有立下大功不得破例,見鬼的規定,他巫冠廷堂堂盟主,給自己義子還不能開小灶嗎?全是糊弄人的狗屁!”

    聽他說得怨念頗深,崔寶劍眼睛瞇起,仔細觀察他的表情,不緊不慢道:“素聞巫冠廷頗有氣魄,竟會對你藏私?”

    卓沐風一臉憤然道:“公公不信,派人打聽就是,屬下絕無半句虛言!”

    崔寶劍沉吟半晌,心中疑慮漸去。

    也對,武學秘籍畢竟事關三江盟的根基,三星以下倒還罷了,到了四星級別,哪個勢力不是當寶貝一樣。

    巫冠廷就算氣魄再大,也不可能在卓沐風剛剛加入時就對他恩寵到這個地步!

    可惜,本來還想讓這小子把三江盟的珍貴秘籍默寫下來,收錄到天爪之中,也算是自己的大功一件。

    崔寶劍暗自遺憾,孰不知,卓沐風亦在偷偷觀察他的表情。

    先前抹黑巫冠廷,除了向崔寶劍索要好處外,卓沐風更大的目的,卻是借此判斷崔寶劍的虛實。

    自己看過四星秘籍的事,除了巫冠廷,也只有華為峰等少數人知道。

    既然死太監被自己所詐,這就代表那幾人沒有問題,這讓卓沐風松了口氣。

    “好了,事情咱家交代,務必在本月十五前往三龍坡。”

    見崔寶劍起身準備離開,卓沐風一臉急切道:“崔公公,秘籍的事……”

    崔寶劍有些不耐煩,皺眉道:“實話告訴你,四星層次的秘籍,只能賞給有功之人!沐風你寸功未立,咱家雖然看好你,但也不能壞了規矩。”

    卓沐風:“可否讓屬下一觀三星秘籍,就算是二星秘籍和一星秘籍也行。”

    生怕對方懷疑,連忙道:“嘗聞見多知廣,屬下不求揚名天下,成為武學宗師,但條件所限,若能多看同等級武學,觸類旁通,或許對屬下也有助益。”

    崔寶劍意外地打量了卓沐風一眼,嘿嘿笑道:“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倒是有這等見識,等你殺了揚州舵主,咱家一定滿足你的心愿。”

    說罷,再不給卓沐風機會,掀開床板,一躍而入,離去時又順手一拉繩子將床板合上。

    我草泥馬!

    看著恢復原狀的床板,卓沐風心中把崔寶劍的祖宗十八代全部問候了一遍,這死太監未免太摳門了,以為捏住自己把柄,就能為所欲為了嗎?

    卓沐風陰沉著臉,在房內走來走去。

    有一點不得不承認,目前的他,暫時還沒有違逆死太監的實力,可一想到對方的任務,還是分外糾結,表情難看得嚇人。

    據他所知,那位揚州舵主亦是地靈榜高手,也不知道崔寶劍派給他的幫手是誰。

    可這不是關鍵,關鍵是,一旦他參與了,就等于成為了苗傾城的生死仇敵!

    想到那個與巫媛媛有六七成相似,卻更為大方典雅,始終溫婉微笑,審視自己的女人,卓沐風頭痛欲裂。

    江湖中誰不知道,那是老巫最愛的女人,據說為了苗傾城,老巫到現在都沒納過妾。

    以老巫的人品樣貌,身份地位,這是不可想象之事,可知他們夫妻二人的關系。

    自己若是殺了苗傾城的弟弟,老巫再器重自己,一旦真相曝光,必然也會和自己反目成仇。

    崔寶劍這一招太絕了,堵住了他所有的后路!

    望著窗外的夜色,長空寂寥,寒星點綴,卓沐風一直呆呆站了兩個多時辰,摸了摸嘴唇,似仍有女子幽香,搖搖頭,躺回了床上。

    距離動手的時間還有十多天,從姑蘇城到揚州城不用太久,卓沐風倒也不急。

    既然腦中想不出頭緒,他索性暫時放空,將精力放在修煉上,看能不能把龍吟氣提升到圓滿層次。

    不過意外的是,剛修煉了三天,他就接到巫冠廷的通知,說有事請他去一趟。

    巫府,花團錦簇的八角亭內,陽光正好,香氣撲鼻。

    一襲白衣,豐神俊美,氣度沉穩的巫冠廷親自斟了一杯茶,推到了卓沐風面前,又為妻子苗傾城和女兒巫媛媛倒了一杯。

    卓沐風依言坐下,與三人圍成一座,仿佛是他們一家的一份子,無數人求之不得的待遇,卻讓卓沐風如坐針氈。

    昨天剛剛得罪了巫媛媛,已經受不了巫媛媛頻頻望來,仿佛要洞穿他的恐怖眼神。

    偏偏接下來還要殺苗傾城的弟弟,導致他都不敢看老巫一家,典型的做賊心虛。

    “沐風,你今日是怎么了?莫非不樂意陪我等?”巫冠廷淡淡笑道。

    “義父嚴重了,孩兒只是受寵若驚。”卓沐風連忙說道。

    坐于巫冠廷身旁,身穿一襲粉白色繡花長衫,梳著墜馬髻,只以一根碧簪插束卻依舊美得驚心動魄的苗傾城笑了笑,貝齒密排,一笑生花。

    她的臉龐白皙嫩滑,美眸璨璨,隨著喝茶的動作,兩顆碧綠色滴水狀耳環微微搖晃,反折幾縷金暈,襯得她好似二八年華的妙齡女子,與巫媛媛坐在一起,完全是一對姐妹花。

    不過苗傾城說出的話,卻著實嚇了卓沐風一大跳:“依我看,八成是沐風做了對不起我們的事。”

    “沐風不敢!”卓沐風連忙站起來。

    不知為何,或許別人覺得苗傾城的目光很溫柔,可他總覺得這對目光內蘊鋒芒,像是能看穿旁人秘密似的。

    巫冠廷和苗傾城相視一笑,前者暗含責怪。

    發生在巫府的事,哪里能瞞過巫冠廷,所以昨日卓沐風與巫媛媛的‘誤會’,早就被夫婦二人得知,也是無語了半天。

    又怕巫媛媛下不來臺,還得裝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

    今日的聚會,也是苗傾城主動提議讓卓沐風過來的,巫冠廷深知愛妻的性格,暗暗為義子而擔憂。

    夫婦二人的眼神對視,被卓沐風盡收眼底,暗暗思慮,再看巫媛媛的表情,不禁恍然大悟,反而有種松口氣的感覺。

    “你坐下說話,我們又不是老虎,不會吃了你的。”

    苗傾城巧笑嫣然,語氣十分溫柔,卓沐風只好再次坐下,不過心中越發小心了。

    苗傾城沒有再理他,只是看向巫冠廷:“夫君,明日妾身要出發揚州城,去碧山寺禮佛,路上沒伴難免寂寞,就讓媛丫頭和沐風陪我去吧。”

    什么?

    去揚州城?

    別人還沒反應,卓沐風心中已涌起驚濤駭浪。

    崔寶劍讓他去殺揚州舵主,結果苗傾城這邊剛好要去揚州城,還要自己陪同,這也太巧合了吧?

    不過接下來巫冠廷的話,倒是打消了卓沐風的某些疑慮。

    “可惜今年為夫有事在身,不能陪同,夫人若見方丈,還要帶我問好。”

    原來如此,聽這意思,苗傾城每年都會去什么碧山寺,也許死太監就是瞅準了這個時機?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