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魔法學渣 > 第7章 布朗·詹寧斯
    多桑鐵路跨越多桑沙漠,連接著佛羅明克帝國的西部本土和東部的馬塞勒斯行省,是佛羅明克帝國一條重要的生命線。

    佛羅明克帝國曾經是一個內陸國家,艱苦的生存環境養成了帝國崇尚武力的風氣,帝國火槍手騎兵團橫行大陸,沒有一個國家敢于和這支空地協同、輕重騎兵配合無間、還有直屬魔法師團的騎兵軍團在野外交鋒。同時也因為佛羅明克帝國強大的武力,讓周邊國家不得不聯合起來,牽制這個馬背上的帝國擴張。

    而南北狹長的多桑沙漠就是阻擋佛羅明克帝國東進的天然屏障,東方諸國也以為這座充斥的亡靈的死亡沙漠,足以斷絕佛羅明克帝國對東部肥沃土地的窺視。

    但是沒有人能明白一個內陸帝國對海洋的渴望。東方的大海和海外更遼闊的世界,無時無刻不吸引著佛羅明克帝國的將軍、貴族和他們的皇帝向東方瞭望。

    最終在二百年前,佛羅明克帝國傾舉國之力發起東征,帝國軍隊跨過了多桑死亡沙漠,又經過十數年的戰爭攻占了馬塞勒斯行省,如愿以償的得到了帝國渴求的出海口。

    但是攻占土地不容易,守住土地更難!

    東方諸國都知道,讓佛羅明克帝國在東部獲得入海口并站穩腳跟意味著什么……整個大陸東部都暴露在佛羅明克帝國的鐵蹄之下。

    于是圍繞著馬塞勒斯行省爭奪,又爆發了百年戰爭……

    多桑沙漠的存在,讓帝國對馬賽勒斯戰爭的支援舉步維艱。戰爭物資大半會消耗在沙漠的運輸中,他們不僅僅要面對沙漠極端惡劣的環境,還要面對亡靈的襲擊。而且身處內陸的帝國,物資和戰爭費用并不寬裕。困難的時候,一年的時間內,帝國沒有向馬塞勒斯行省送過一粒糧食、一個士兵。

    百年戰爭期間,佛羅明克帝國幾次失去了對馬塞勒斯行省的控制權。但是對海洋的渴求,讓整個帝國上下勒緊褲腰帶,節省一切能節省的東西,用全部的國力支援反攻軍隊。

    多桑鐵路就是在戰爭期間修建出來的,一條長度八百公里的鐵路,佛羅明克帝國修了一百年。

    鐵路上每一根枕木中都浸透著鮮血,有筑路工人、有帝國戰士,也有東方諸國前來破壞鐵路的軍隊。

    一百年前,多桑鐵路通車。當源源不斷的帝國軍隊連同戰爭物資被送到馬賽勒斯行省的時候,這場打了一百年的戰爭也隨之結束了。

    東方諸國和佛羅明克帝國為這場戰爭耗盡了最后一分力氣,誰都沒有辦法將戰爭進行下去。

    于是馬賽勒斯條約簽署。

    東方諸國認可佛羅明克帝國對馬塞勒斯行省的合法統治權;佛羅明克帝國允許馬賽勒斯行省自治,并組建議會。帝國可以向馬賽勒斯行省派遣總督,總督為帝國駐馬賽勒斯行省駐軍的統帥,但在行政上受議會鉗制,行省官員必須經過選舉,然后有議會任命。

    雙方妥協,條約生效,馬塞勒斯行省終于迎來的和平。

    佛羅明克帝國雖然在馬賽勒斯行省失去了一部分權利,但它終于不用為了這片土地繼續放自己的血了。百年戰爭,真的是耗空了佛羅明克的國力,即便多桑鐵路通車,他們也不知道戰爭打下去,誰勝誰負……

    東方諸國也不愿意打了,他們生活在東部沿海肥沃的土地上,安逸的生活讓他們的士兵遠遠沒有佛羅明克鐵騎的戰斗意志。多桑鐵路通車,佛羅明克帝國對馬賽勒斯行省的支援會更加便利,諸國內部又是反戰嚴重。

    條約簽署,佛羅明克帝國對馬賽勒斯行省的控制力和影響力大大的降低,他們相信馬賽勒斯行省的居民留著東部文明的血,他們會用自己的方式阻止西部野蠻人的擴張。

    和平就這么延續了百年。

    擁有龐大的內陸市場,讓馬賽勒斯行省很快就成了佛羅明克帝國的東方明珠,這里土地肥沃、氣候適宜,海洋貿易更是讓這個行省迅速擺脫了戰爭的創傷,成為了帝國最富裕的行省。

    而連接佛羅明克本土和馬賽勒斯行省的多桑鐵路,就成了帝國最重要的大動脈。每天都有無數人和物資行駛在這片死亡沙漠上。

    布朗·詹寧斯是一位9階高級魔法師。他是佛羅明克人,還是詹寧斯男爵的長子,男爵在帝國帝都附近有一座莊園,擁有近百農奴和幾十戶自由民。詹寧斯男爵還在帝都某個重要部門擔任一個小官員,有點小權勢,有地位……生活也是無憂。

    但是作為男爵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布朗·詹寧斯卻對繼承那處莊園和男爵爵位……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這次回家,對于布朗·詹寧斯來說簡直就是煎熬。

    鄉間的土路坑坑洼洼,坐車顛簸難受,走路要隨時注意腳下動物的糞便。平常小心一點也就忍受了,但是一場大雨過后,你絕對想象不到整個莊園散發著什么樣的味道。

    莊園里面的人更是粗俗不堪,他們都是幾個月不洗澡……衣服上滿是油膩和污漬,頭發臟的打結,虱子非常囂張的在上面爬著。更可怕的是,他們都對放假回家的布朗·詹寧斯非常熱情,喜歡圍攏在這個見過世面的家族長子身邊。

    還有詹寧斯男爵。當布朗剛剛回到家的第一天,就被自己的父親拉出來,騎著馬,扛著火槍到森林里打獵。他和他的家族騎士們騎著馬大聲呼喝著驅趕著鹿群,肆無忌憚的到處開槍。他們還毫不羞恥的敞開胸,露出濃密的胸毛,一邊搓著身上泥巴一邊說著葷端子。而讓布朗想要嘔吐的是……他們用酒壺裝滿鹿血,然后就混著烈酒大口大口的喝下去……還讓他喝。

    怪不得馬塞勒斯人都稱呼佛羅明克人為鄉下野蠻人。

    真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怎么跨過死亡沙漠,征服了美麗馬賽勒斯行省。這大概就是布朗·詹寧斯對這個家族最有好感的地方了,沒有那百年戰爭,他就見不到文明是什么樣子,就要像自己的父親那樣……當一個滿口臟話的酒鬼。

    好在……假期終于結束了。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