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平天策 > 第五百零六章 橋破
    看著這具重鎧,絕大多數的北魏修行者心中都像有一團烏云升騰了起來。
    錚的一聲輕響,十分清脆,如同琴音。
    沒有任何人有心理準備,甚至連近在林意身邊的劍溫侯和柴油鹽都沒有心理準備。
    林意跳了起來。
    他的動作很輕盈,身上的鎧甲之間的彈性機括在彈動之中次第發出響聲,如琴聲不斷灑落。
    這和唐念大趕來時體內真元轟鳴發出的雷音截然不同,但這種輕盈的姿態,卻完全不像一具重逾七百斤的真元重鎧應該有的姿態。
    他輕盈的跳了下來,落向那根鎮河塔心。
    之前所有的北魏修行者都沒有想要去搶奪那根鎮河塔心,然而現在,所有的人都下意識的覺得危險,覺得不能讓這件東西落在林意的手中。
    隨著一聲厲喝,一道人影快得就如同被風吹散的霧氣,頃刻到了那根鎮河塔心之前,唰的一聲輕響,無形而稀薄的空氣在他的刀光之前被急劇壓縮,甚至發出了裂帛般的響聲。
    刀光直落林意伸向這根鎮河塔心的手。
    林意的雙腳還未落地,他的動作微頓。
    他下意識的想要縮手,但是幾乎與此同時,他意識到了這不應該是此時自己的戰斗方式,他身穿著騰蛇重鎧,便應該以身穿騰蛇重鎧的方式來戰斗。
    他不是常年身穿真元重鎧來戰斗的修行者,多少會有些不適應,只是他之前有過很多身穿天辟寶衣硬抗戰斗的經驗,所以他強迫自己將這件騰蛇重鎧想象成更為堅厚的天辟寶衣,他在心中不斷提醒自己,可以無視神念境之下的修行者的一切攻擊。
    他的手沒有縮回去。
    刀光沒有絲毫的猶豫,如雷光乍泄,在他的手上綻放。
    當的一聲震鳴。
    在黑暗之中如同黑色巨蟒的重鎧驟然一亮。
    騰蛇重鎧的手臂上綻放出無數道火星,這些火星伴隨著破散的真元和天地靈氣,燃燒得更為猛烈,就像是無數發亮的小狐貍尾巴,在林意的身前綻放出去。
    林意覺得自己的手臂驟沉。
    他的手臂有些微麻。
    然而也僅次而已。
    甚至都沒有太大疼痛的感覺。
    那些破碎的真元從鎧甲極細的縫隙之中如刀片般沖入,落在他的天辟寶衣上,瞬間分散,如同綿密而清涼的春雨,然后絲絲沁入他的身體。
    這感覺真的很好。
    這感覺…甚至有些欺負人。
    尤其是當他落下之后,當他的高度都比前方這些修行者高出很多,連視線都是居高臨下。
    他握住了鎮河塔心,提了起來。
    提起來的時候略微有些吃力,然而當他的身體再次開始動作時,他驟然覺得輕松起來。
    鎧甲之間的彈性機括就像是那些懸吊重物的滾輪和繩索,當他渾身都動起來時,便消弭了不少他手中這件武器的重量。
    只要他不停止動作,這件原本讓他都覺得有點沉重的武器,對他而言就像是之前揮劍和出刀一樣輕松。
    一聲清脆的震音在他腳下響起。
    他的雙膝微彎,接著毫無停頓的往前彈飛出去,鎮河塔心發出了一聲恐怖的嗡鳴,就像是一尊真正的鐵塔在空中行動,然而走的是劍勢,速度又可怖到了極點。
    這名一刀斬在騰蛇重鎧臂上的北魏修行者臉色驟變。
    他沒有想到林意的動作這么快,也沒有想到林意的這一棍,或者說這一劍這么狂暴,這么快!
    不知為何,他根本沒有信心擋住林意這一擊,或者說根本沒有信心和林意正面戰斗。
    他的腳下噗噗兩聲悶響,他體內的真元也無比狂暴的從他的腳下狂涌而出。
    他的身體頃刻間就像是被甩飛出去的麻袋,飄飛出十余丈。
    林意的鎮河塔心前道道殘影,他的面前失去了這名敵人的蹤跡,但林意并沒有氣餒,當他感覺自己已經可以這樣戰斗時,他便已經徹底忘卻了體內的一切傷痛。
    他的鎧甲上有白色的霧氣蒸騰。
    他的身體在急劇的發燙,唐念大留在鎧甲內里的鮮血被灼干,水分被蒸騰出來。
    他再次沖了出去。
    原本往前斬出的那一根鎮河塔心突然一轉,橫斬向距離他最近的一名修行者。
    這一擊比他之前那一擊還要快。
    那名北魏修行者并非弱者,他的身體往后略微一折,輕易的躲過了橫掃而至的鎮河塔心,與此同時,他體內真元的推送,讓他的身體繼續往前滑行,他手中的長劍斜斜往上刺出,狠狠的刺中林意的腋下。
    腿彎處,腋下…這些都是重鎧最常見的薄弱處,連接的鎧甲之間往往有縫隙存在,有其是在林意這樣揚手揮斬之時。
    然而他的試探無效。
    他的劍尖前爆開一團火花。
    他的劍就像是刺中了一道鐵墻。
    這名北魏修行者的瞳孔劇烈的收縮。
    這具騰蛇重鎧也滑了過來!
    這名北魏修行者距離林意已經很近,所以林意下意識的用了白月露傳授的步法,一步朝著這名北魏修行者追去。
    在他的想象之中,這名北魏修行者自然會退,他這一步過去,便能拉近距離,順勢施展下一擊。
    只是連他也沒有想到,他身穿騰蛇重鎧之后,步伐比平時大出很多。
    他一步跨出,騰蛇重鎧的龐大身軀,就已經如疾馳的馬車,直接到了這名北魏修行者的面前。
    這名北魏修行者發出一聲駭然的驚叫聲。
    他一劍斬去,想要借勢震飛出去。
    然而當的一聲悶響,他無法握住這柄劍,在這柄劍掉落的剎那,騰蛇重鎧已經撞在了他的身上。
    他飛了出去。
    身上發出無數的碎肉聲和骨裂聲。
    和世間絕大多數重鎧一樣,騰蛇重鎧的鎧甲上也有很多利刺和突勾。
    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軀,此時便變得十分凄厲,渾身的碎肉。
    數聲驚怒的厲喝聲響起。
    騰蛇重鎧的身上綻放出數道炸開的火花。
    然而林意的身體只是微微晃動,他手中的鎮河塔心毫無遲鈍的如刀揮斬出去。
    咔擦一聲。
    一柄很寬厚的長刀從中折斷。
    那名北魏修行者雙臂軟垂下去,一聲怪叫,他的腳尖堪堪踢中塔心的最前端,往后翻飛出去。
    數名北魏修行者急劇退散。
    他們身后的北魏修行者也下意識的往后退散。
    這些北魏修行者的身影,就像是一圈圈蕩開的漣漪,中心是林意。
    “不敢來戰嗎?”
    林意的聲音再次響起。
    他中氣十足。
    他不想讓手中的鎮河塔心停下來。
    砸不到人,總是要砸些別的東西。
    轟的一聲。
    無數木片飛濺出去。
    半截浮木掙脫了鐵索,飛向空中。
    他的鎮河塔心砸在前方浮橋上,砸碎了半根巨木,砸飛了半根巨木。
    恐怖的風聲再起。
    他手中的鎮河塔心再次朝著前方那些浮物砸去。
    之前這鎮河塔心對于他而言也太耗力,而且這些修行者足以對他造成威脅,那些北魏軍士搭建的速度又比他毀壞的速度要快,所以他沒有白費力氣去破壞浮橋。
    然而此時,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架巨型的軍械,而且他此時神清氣爽,戰意盎然,他覺得自己有用不完的力氣,他甚至覺得只要自己愿意,他可以這樣砸上一年!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