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平天策 > 第五百八十六章 無關
    “運送東西?”
    陳治微微一怔,雖然明知鐵策軍若是要運送至前線的東西應該不是平常事物,但他還是馬上點了點頭,道:“只要我力所能及,當然沒有問題。”
    “那便多謝將軍。”這名少女認真行禮致謝。
    “您是?”陳治回了一禮,他的眼神里全是驚異的神色,這名少女看上去并不太過引人注意,但他可以明顯感覺到,所有她身邊的那些鐵策軍軍士看著她的目光都很尊敬。
    “這是我家軍師,姓白。”少女還未回答,王朝宗便已經答道。
    “倒是唐突了。”陳治頓時大吃一驚。
    少女微微一笑,“陳將軍說笑了。”
    陳治倒是也不想特意攀附林意,加之的確有軍務在身,他也不在逗留,很爽快的告辭離開。
    這支白馬騎和隨后的步軍在官道上留下的煙塵還沒有正式散盡,遠處官道的盡頭處,卻又出現了一條孤單的身影。
    那是一名單獨的騎者。
    但是這名單獨的騎者,卻很快吸引了鐵策軍絕大多數人的注意。
    這毫無疑問是一名軍士或是將領。
    因為即便是遠遠看去,都可以清晰的判斷出來,馬上這名騎者身穿著的是一身黑甲。
    只是這身黑甲卻殊為奇特,是很少有的緊身皮甲。
    最為關鍵的是,這名騎者腰細胸豐,赫然是一名身材修長的女子。
    南朝這樣的女子甲衣,本身就更為稀少,尤其太過凸顯身段,往往被那些士大夫、讀書人認為有傷風化。
    換句話而言,即便有這樣的甲衣,敢于這樣堂而皇之穿著的女子,也是十分大膽,絲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
    這名騎者越是接近鐵策軍扎營的位置,便越是顯得曲線玲瓏,而且她的面容也是十分美艷,看年紀,也不過比白月露大個幾歲。
    這名女子顯然是沖著鐵策軍而來,看著這名脫離了官道,朝著鐵策軍扎營地而來的女子,從營帳中走出的蕭素心越發覺得似曾相似。
    再隔得近一些,她看到了這名女子背著兩柄劍,兩柄劍的劍柄隨著顛簸而在女子的背后晃動,她便驟然想起了這人是誰。
    “羅師姐,你怎么來了?”
    她快步出營,朝著這名女子迎了過去。
    這名女子是羅姬漣,南天院天監五年生,當初林意和她以及其他天監六年生出發去眉山的途中,林意就和這些天監五年生起了沖突,當時出戰的天監五年生中,除了寧凝之外,她便對這羅姬漣印象最為深刻。
    因為這羅姬漣行事最為落落大方,而且對林意也不錯。
    “蕭素心,真是沒有想到,你們在鐘離城還能活下來。”
    羅姬漣微微一笑,身影一動,就直接從戰馬上掠了下來。
    她落地時就已經雙腳繼續前行,腰肢曼妙,背后的兩柄劍微微顫動,身姿真是極美。
    之前蕭素心記得很清楚,她背上背著的是兩柄細劍,但現在她背上背著的卻是兩柄制式看上去極為標準的長劍,一柄是黑鞘黃柄,另外一柄卻是青鞘青柄。
    鐵策軍其余人原本都不認得這名女修,但聽得蕭素心稱呼她為羅師姐,再看到她身上這兩柄劍的劍柄,魏觀星等人心中一動,便已猜出這名女修的身份。
    “若不是韋睿將軍去的快,恐怕是見不到師姐了。”蕭素心對這名師姐原本頗有好感,此時又是在遠離建康之地見到故人,她便是莫名的感動。
    羅姬漣隨便放了馬,讓戰馬走動吃草,她隨意的四下看了看,道:“林意不在?”
    “他去城中辦事了,應該還要一會才能回來。”蕭素心說道。
    羅姬漣說道:“那給我一頂營帳,我先休憩片刻,等他回來再說。”
    “那用我的營帳便是。”
    蕭素心雖然不知道她所來何意,但她性格便是如此,也不多問,便直接將羅姬漣引到自己的帳前。
    ……
    “是安康郡羅秀之女?”
    魏觀星遠遠的對著蕭素心招了招手,等蕭素心走到他的身前時,他才輕聲問道。
    “是的。”蕭素心點了點頭。
    魏觀星看著蕭素心的樣子,就知道她在心中根本沒有任何的聯想。
    他忍不住搖了搖頭,輕聲道:“安康郡是東梁州要塞,東梁州在兩個月前便經歷了大戰,淪入北魏之手,到現在還未收復,若是我所聽聞的消息不差,羅秀早已在安康郡城破時戰死。”
    蕭素心呼吸猛然一頓,她抬起頭來看著魏觀星,一時說不出話來。
    魏觀星原本還想再說什么,但他想到蕭素心不是白月露,他便硬生生忍住。
    約莫過了大半個時辰,林意所在的馬車出現在了鐵策軍諸人的視線之中。
    “羅姬漣?”
    林意和陳寶菀剛剛下了馬車,聽到羅姬漣到來的消息,林意也是一愣。
    南天院的學生數量本來就不多,而且眉山之后,便是分散于南朝各地,尤其其中大部分權貴子弟,應該都在建康安穩之地任職,自從成為鐵策軍將領之后,除了齊珠璣、蕭素心、王平央這些原本就在他身邊的南天院學生之外,他就見過倪云珊,其余南天院的同窗、上面天監五年、天監四年的師兄師姐,他一個都沒有碰到過。
    “先前東梁州一帶是多番交戰的戰場,她父親羅秀和安康郡守軍在城破之時全部戰死。”
    白月露之前也并未聽魏觀星和蕭素心的談話,但是和魏觀星猜測的一樣,當她走到林意的面前時,她便已經說出了魏觀星心中所想的事情,“而且東梁州一帶的戰役,此時還導致軍方很多人對蕭宏不滿,邊軍的很多將領始終認為,東梁州的陷落,正是因為蕭宏太過優柔寡斷,連撤軍的命令都下達得不及時,以至于東梁州一帶的南朝軍隊不只失去有效增援不說,還被北魏軍隊分割包圍。”
    林意自然明白白月露這些話的意思,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他卻也沒有多想,直接便喊了一聲,“羅師姐,我回來了。”
    隨著他的出聲,這個營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一頂營帳上。
    只見那一頂營帳的簾子不緊不慢的往外挪開,依舊那身黑甲的羅姬漣彎腰走了出來。
    “別來無恙?”
    想著那時自己面對這些天監五年生的景象,林意此時心中雖然有些沉重,但還是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微笑。
    羅姬漣卻不像所有人所想。
    她笑了起來。
    笑得更為熱烈。
    “參見林大將軍。”她沖著林意眨了眨眼睛,然后卻認真行了一禮。
    “怎么說,怎么想?”
    林意頓時覺得輕松,他快走幾步,在自己的營帳前坐了下來,然后等著羅姬漣坐到自己的前方,便輕聲問了一句。
    “你不知道我怎么想,我卻知道你怎么想。”
    羅姬漣坐了下來之后,卻是先對附近的鐵策軍軍士要了些吃食,然后才看著林意,說道:“你想我來你這鐵策軍,或許應該是我想報仇,而且你和蕭宏原本便已結怨,你現在又即將坐大,我入了鐵策軍,恐怕便有報仇機會。”
    林意有些奇怪的看著她,“那你不是這么想的?”
    “打仗就會死人,任何將領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哪怕蕭宏在我看來的確不堪了些,但哪怕他指揮得當,我父親也不是沒有戰死的可能。”
    羅姬漣搖了搖頭,“我要報仇,也不是先找他,自然是要找殺死我父親的那些北魏人。”
    “那師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索性就告訴我,我就懶得猜。”林意點了點頭,他發現自己倒是真的越來越佩服這名師姐,這和修為無關。
    “如果我說純粹是因為你要去黨項,你信不信?”羅姬漣的性格原本就和絕大多數南朝女子不同,她看著似乎依舊和當時差不多的林意,想著對方現在卻已經是貴為十一班的大將,她卻是越發的覺得這名師弟可愛起來,她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林意有些苦了臉,道:“說實話,不太信。”
    “那便說些你肯定能信的。”
    羅姬漣又咯咯笑了笑,但卻馬上又收斂了笑容,平靜的說道:“其實之前南北戰事未起,我們進入南天院修行時,你想必也明白….絕大多數南天院的學生,也都不會真正的進入邊軍之中,真正的生死搏殺,絕大多數南天院的學生,都只是享受南天院最優厚的修行條件,然后再在朝中占據重要的位置,哪怕是像我這樣的女學生,將來最差也應該會成為南朝某個重要學院的教習,甚至副院長、院長。至于我自己,其實也心中明白,哪怕我一時想不通,真的想要去前線征戰,家中恐怕也絕對不會同意。”
    “不過到了東梁州淪陷之后,就不一樣了。安康郡沒了,別說是我的父母家人,就算是絕大多數我離開安康郡之前認識的那些人,從我幼時就一直在身邊,一直認識的那些人,全部沒了。已經無家,自然也沒有了家中的意見。”
    羅姬漣看了林意一眼,搖了搖頭,面色無悲無喜道:“現在我行事,就只需聽從我自己的意見。以前我自己都沒有想著一定要去前線征戰,但現在想著,我父親已經死了,若是我不做些什么,我像之前他所希望的,安逸的過了一生,其實不過數年,應該就沒有什么人記得他的名字了。我不太想這樣,我想,今后別人提起我的時候,就會說道,是安康郡羅秀之女。”
    林意點了點頭。
    這些話他當然能信,他很能明白羅姬漣的心情。
    但羅姬漣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他完全沒有想到,讓他一下子愣住了。
    羅姬漣說道:“我母親是黨項人。”
    林意愣愣的看著羅姬漣的眼睛。
    直到此時,他才終于察覺,羅姬漣的眼瞳有些淡淡的藍色。
    “我母親是黨項平巴貴族之女,她早年隨平巴的商隊貿易珠寶,到了南朝,心中便喜歡南朝,不太愿意再回黨項,后來正好見了我父親,一見鐘情,便嫁給了我父親,留在了南朝。”
    羅姬漣看著林意發愣的樣子,她看出林意終于發現自己眼瞳的顏色和尋常的南朝人有些不同,她便又忍不住笑了起來:“黨項比南朝更為重男輕女,但往往女子反而要做更多的事情,男子便游手好閑。至于出嫁之后,女子卻不再享有家中財產,漸漸便和家中淡了聯系。我母親產下我之后,便一次都沒有回過黨項,見家中人也不過數次,而且也只是正好有商隊過來,不過對于黨項的風物,我母親閑暇時都當故事講給我聽,我卻是熟悉的很,至于黨項話,我若是說起,恐怕在黨項也沒有人會覺得我是南朝女子。”
    “那意思就是,師姐你來了,我鐵策軍就是如虎添翼。”林意終于回過神來,一臉驚嘆。
    羅姬漣笑了笑,道:“黨項的平巴貴族,在黨項本身就是最富有的門閥之一,我母親出身白城,對黨項的王城原本就諸多了解,后來她一直跟隨商隊經營貿易,她對黨項和南朝邊境的地勢雖然未必比那些馬賊更為了解,但是對如何疏通黨項的邊軍,那些黨項軍隊都是什么樣的門路,她卻比任何人都了解。”
    林意摸著額頭,他抬起頭來,一直望天,東看西看。
    羅姬漣奇怪的看著他,道:“你做什么?”
    “我奇怪今日有什么祥瑞,我怎么這么好運氣。”林意一陣感嘆:“我還未想到這些,就直接來了羅師姐你這樣的人物。”
    羅姬漣根本沒有想到林意是故作姿態,她聽著林意這樣的話,頓時哭笑不得。
    但接下來一個呼吸之間,她卻是認真起來,道:“這倒和運氣無關,林大將軍,你現在是南朝最亮的那顆將星,你名聲在外,不喜歡你的人就不喜歡,而覺得你不錯的人,知道你要做的事情,便自然會幫你。這世上有用的人多了,但之前你名聲不顯,卻自然沒有人匯聚到你身邊,此一時彼一時,今后就不一樣了。”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