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平天策 > 第七百九十二章 更多的意外
    手持著二弦琴的老者心中涌起無數不可置信的情緒。
    從賀蘭黑云不敵容意開始,這整個計劃已經完全脫離了原本應該遵循的軌跡。
    和賀蘭黑云相比,這名老者多的并非只是真元的厚度,當然還有更多的見知。
    當這名持著黃紙傘的修行者死去,在這名老者的感知里,那九柄劍已經超出了昔日九宮真人的領域,他可以確定,容意這名陣師在純粹的對敵方面,已經超越了當年九宮真人的境界。
    九宮真人留了這九柄劍給容意,相當于將自己一生的積累濃縮其中,而容意的確未讓他失望,不只是真正發揮出了這九柄劍的威力,而是讓這九柄劍徹底超越了本身。
    他不可否認,韋睿的確是當世最強大的陣師,只是按照他所知的確切情報,容意在邊軍并沒有停留多久時間,他更多的時間是留在這永寧寺中修行。
    即便韋睿對他傾囊相授,僅憑他自行參悟,這名老者始終都覺得容意不可能會變得這般強大。
    他隱約覺得其中必定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只是作為整個計劃之中的一環,這名老者依舊沒有罷手的打算。
    不管其它的任何環節出了問題,他都想要完成自己的任務。
    此時絕大多數鐵策軍乃至幾乎所有南朝的軍方官員都并不知道那名滿臉疤痕的年輕修行者的真正身份,然而在諸多的線索重合之下,魔宗大人已經可以肯定,他此時面前這佛舍之中居住的那名滿臉疤痕的年輕人,便是南天院最為優秀的學生之一的王平央。
    在魔宗看來,王平央應該比容意更難對付,他理應比容意更強,在經歷了鐘離這樣的大戰之后,這種天賦驚人的年輕修行者,必定會得到眾多感悟,更何況在得到永寧寺的靈池洗練,以及得到元燕的諸多幫助之下,他的修為必定有大幅度的增長。
    拋開林意不算,在魔宗看來,王平央甚至應該是鐵策軍這批年輕修行者之中,最快突破神念境的修行者。他甚至覺得,王平央甚至有可能已經突破神念。
    這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
    只是沒有人比魔宗更清楚自己的那門功法,而且魔宗親自和王平央接觸過,他從來不會高看敵人,也不會看低對手,這種推斷,說是有可能,便是存在真正的可能。
    所以來殺王平央的,是這名閱歷更為豐富的魔宗部眾。
    不過即使是在魔宗看來,王平央哪怕真的能夠集各家助力,真的跨越神念的界限,這種基于他魔功的速成,自然也有著天生的缺陷。
    這名老者在來前,便已經得到了魔宗的指點,擁有了一些天生克制王平央真元的手段。
    此時他心中雖然盡是不可置信的情緒,然而心中所想著的,依舊是一擊必中,然后迅速遠遁。
    當這柄黃紙傘像一朵巨大的蒲公英種子朝著寺外飄去時,這名老者已經來到了這片佛舍的門口。
    之前他的兩根琴弦在不斷的顫動,和籠罩這個永寧寺的大陣抗衡,只是這種抗衡顯得十分溫和,他的力量和容意的法陣力量溫和的絞在一起,就如同兩股不同的膠水在這個佛舍周圍慢慢凝固。
    因為沒有暴烈的互相抗衡,所以也不能說容意的法陣力量徹底的壓制住了他這柄二弦琴勾勒出來的元氣法則,也不能說他輕易的壓制住了容意。
    然而此時,隨著他一根手指落在兩根弦上,這兩根弦停止顫動的剎那,這種平靜溫和便被徹底的打破。
    就像是一鍋將沸未沸的熱水之中,被驟然投入了一顆燒紅的石頭。
    噗的一聲。
    這鍋熱水便徹底沸騰,然后炸了開來。
    溫和扭結在空中的兩股力量,便在此時炸開。
    隨著這名老者的心意,這種暴走的元氣力量,就像是數百上千道飛劍一般,齊齊此向他眼前的院落。
    尋常松木所制的僧舍大門連著兩側的黃土院墻一起轟然倒塌,兩扇院門就像是兩張薄紙一般被輕易的撕裂,攪碎。
    院門后是一片菜地。
    當這兩扇院門被撕碎的剎那,看到菜地里站立的那個人,這名老者卻瞬間陷入巨大的驚愕之中。
    他感受到了和魔宗類似的元氣力量,他自然便認為菜地里站著的那人是王平央。
    然而此時出現在他面前的這人,卻是一個胖子。
    一個白白胖胖,臉上肌膚光潤如玉的胖子。
    這個胖子當然不可能是王平央。
    可是他身上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氣息?
    這名老者的手指在琴弦上顫動著,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面對著肆虐的強大力量,這個胖子抬起了頭來,他的雙眼眼瞳之中出現了無數異樣的閃光。
    這一瞬間這名胖子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他的一雙眼睛變成了蒼蠅的那種復眼。
    在接下來一剎那,無數暴走的元氣力量落在了這名胖子的身上。
    胖子的身上響起了無數刺耳的噼啪聲。
    他就像是同時被無數巨鞭抽中。
    然而在這名老者的感知里,這個胖子的身體,真的就像是他所熟悉的魔宗一般。
    那些應該將這名胖子擊成肉塊的力量,卻就像是投入了一個無比龐大的漩渦,直接被吞噬。
    他不可能是王平央!
    這名老者的腦海之中再次響起這樣的聲音。
    那王平央在哪里?
    他無法理解的看著這名詭異的胖子,然而也就在此時,他身后不遠處出現了一道身影。
    這道身影的周圍也蕩漾著和這名胖子同樣的氣息。
    這名老者瞬間鎖定了這人的氣機,他知道這才是王平央。
    轟的一聲。
    他的體內響起一聲轟鳴。
    無數縷詭異的氣機在王平央的身前半空之中迅速團聚,形成一團詭異的昏黃色光焰。
    這是魔宗教給他的手段,按理而言,王平央體內的真元在下一剎那,就會被抽離出來。
    然而也就在這一剎那,就在他身側的一片飛舞的木片之下,悄然透出一道劍光。
    這道劍光的氣機和王平央相連。
    這是王平央此時所用的飛劍。
    按理而言,這道飛劍在此時也會徹底失去力量。
    然而沒有道理的是,這道飛劍還是落在了他的頸上。
    噗的一聲。
    他肌膚上自然震起的護體真元被切開。
    嗤…..
    接下來,便是急劇的鮮血噴涌聲。
    這名老者的呼吸徹底停頓了,他肺部的空氣,卻是隨著鮮血一起,從他被切開的喉管之中狂噴而出。
    “怎么會這樣?”
    他看著自己脖頸上飛射向身前的鮮血,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將終結,只是此時他的心中更多的卻是不解和茫然。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