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平天策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好人
/p>    迎著林意真摯的目光,元燕突然沉默了片刻,然后她看著林意,沒有第一時間去回答他有關這真元功法的問題,反而認真的問道:“在你看來,北魏人都是些什么樣的人,如果…我是說如果,你有沒有想象過那種可能,雖然北魏和南朝必定為敵,但是你和有些北魏人會成為朋友。”
    “為什么突然想到問這個?”
    林意覺得這個問題很無聊,他甚至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張念平,那名試圖在戰斗里和他公平對決而最后不得不離開的“農夫”。北魏的修行者和南朝的修行者有什么區別?
    “都是同樣的人,分別住在不同的地方而已,我們南朝人有好有壞,北魏自然也是一樣。”林意看著元燕,“你說的這種可能當然存在。”
    元燕突然也覺得自己的這個問題很無聊。
    她知道是因為之前林意對自己所做的一切和如此真誠的心意讓自己產生了某些不該有的情緒。
    只是不該有的情緒,便是不該有。
    “那讓我看看。”
    她伸出手來,去接那冊典籍。
    “小心有毒。”林意有些擔心。
    元燕看了林意一眼,語氣平淡,但是帶著說不出的自傲:“你以為我會像你一樣被毒倒?”
    林意聽出了她的意思,便放心讓她取過了這本冊子。
    接著他微微的猶豫了一下,從行囊之中了十三株帶著莖葉的果子,一齊遞給了元燕。
    “青虛道果?”
    元燕的心境才剛剛平復下來,恢復了對他的冷漠,此時看到這些果子,她的心中頓時再度掀起軒然大波,她差點忍不住就脫口而出,“你這個南朝小賊到底怎么回事,身上怎么會有這么多的靈藥!”
    眉山雖然靈藥出產眾多,但是分布極散,一名修行者能夠得到靈藥的概率也極低,像林意這種時不時便拿出一些靈藥來,便很讓她懷疑自己的所知所見是不是出了問題。
    “這些給你。”
    林意卻沒有想太多,他很自然的將這些遞到她的面前。
    這些原本是他想留著給蕭素心等人的,只是他身上還有培元朱果和玉景草等物,還有來自三清老人贈的地仙翁藥王,在他看來,既然元燕也是真正生死與共的朋友,分一些給元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給我?”
    元燕蹙了蹙眉頭。
    只是她不這么想。
    若她是一名真正的南朝少女,她此時不會拒絕林意的好意,如果她抱著一定會殺死林意的想法,她也不會拒絕在這時接林意的靈藥。
    只是在之前那短短的一瞬,她決定放過這名南朝年輕修行者,那她便不想欠林意太多。
    否則將來若是在戰場上再遇時,她便還是欠林意太多。
    “這些靈藥我不需要。”
    她搖了搖頭,說道。
    林意微微一愣,他有些不明白元燕的意思。
    對于藥理而言,元燕的所知自然遠遠超出林意,在拒絕時,她便早已經有了理由。
    “我在眉山已經服用了許多靈藥。”
    她看了一眼林意,緩緩的說道,“你是南天院的學生,知道的自然應該比我更多,你應該知道,在短時間內服用太多靈藥提升境界,對于今后的修行有著太多的弊端。”
    “在此之前你已經服用過不少靈藥?”林意有些驚訝,但并不懷疑元燕的這些話。
    境界的提升的確必須有一定的穩固過程,連續用靈藥提升修為,對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的確會有一些影響今后修行的問題。
    最簡單而言,肉身無法跟得上真元強度提升的速度,往往真元在身體經絡之中的流動,就會對身體造成許多不利的影響。
    除此之外,一些靈藥中雜質的累積,也會讓身體在短時間內無法祛除而形成后患。
    相比正常的修行者,林意自覺自己在這方面卻有優勢。
    因為他并不需要快速提靈的藥物,他所需要的,便只是單純的提升肉身的靈藥。
    至于其中不良的藥力,便會在肉身強大的過程中,很自然的排出去。
    林意并沒有堅持。
    他收起了青虛道果,很干脆的將剩余兩顆勝天丸也吞服入肚,然后看著元燕,問道:“出去再說?”
    沒有人愿意在這種瘴氣籠罩的山谷長時間停留下去。
    即便那顆灰石很有可能是某件傳說中的器物,元燕也并未心急,點了點頭,等待林意撿起他的那些劍和手鐲,隨著重新背上鹿皮袋的林意走出這片山林。
    “其實你大可也修行這篇真元功法上的法門。”
    當瘴氣逐漸消散,前方的山林徹底恢復清明,元燕已經看完了手中這本冊子上的所有法門,她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將這冊典籍遞給林意,同時輕聲說道:“即便靈荒已至,但你身上有諸多靈藥,今后慢慢服用,再配合這上面的法門,用不了數年,你也會成為南境出名的修行者。”
    她的聲音很輕,但的確很真摯。
    方才走出那片瘴氣籠罩的山林的不長時間里,她也已經在心中說服了自己。
    南朝始終會有危險的對手。
    沒有了林意,還會有其余人。
    哪怕林意將來真會成為令她頭疼的對手,但至少也不會是她十分厭惡的那種敵人。
    林意的眼睛微亮。
    只是此刻他想到的并非自己,而是蕭素心等人。
    他也不想說什么謊騙元燕,所以只是點了點頭,便再將這冊典籍貼身收好。
    接著他開始吃東西。
    “你的傷勢有沒有問題?”
    他一邊吃著行軍口糧,一邊問元燕。
    他此時行進的方位還是朝著五燭峰,元燕也看得出他的意思,若說有問題,恐怕林意會將她也背在背上。
    “沒有什么問題,不用關心我的傷勢,在用藥療傷方面,你遠不如我。”
    她看著林意,道:“你真是一個好人。”
    林意笑了笑,道:“我自己認為我也是一個好人。”
    “那羅烈侑身上的幾件東西,你給我看一下。”元燕沒有再應他這句話,只是微微垂下頭,說道。
    林意有些醒悟過來,他覺得自己將羅烈侑身上的東西席卷一空的確不妥,他頓時有些歉然,將包括那柄飛劍在內的一些物事全部取了出來,“這些東西對我并無大用,你要什么盡管拿去,方才只是不愿在那林中逗留,所以才急著收了出來。”
    
    
    (本章完)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