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平天策 > 第兩百四十章 殺器(第一更)
/p>    兩人面面相覷。
    “不是法陣。”容意回過神來,他看著那些如暴雨般墜落在地噗噗有聲的木片,有些艱澀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但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又覺得自己在說廢話。
    林意修為特殊,沒有半分真元,這柄短矛本身沒有任何元氣波動可言,自然不可能是法陣的威力。
    一道黑影越過城墻,以驚人的速度在半空中穿行,帶著一陣狂風落在林意和容意的身旁不遠處。
    這是魏觀星。
    這名平日里看來和落魄的老軍沒有區別的神念境修行者,第一次在林意和容意面前顯出了屬于他這個境界的實力。
    魏觀星來得很急。
    方才那動靜實在有些驚人,但是看著那些濺落遍地的木片和那兩柄斜插在地里的短矛,他便已經明白方才那聲響是因何原因。
    “是南天院那名教習給你帶來的兵器?”
    他看著那兩柄短矛和林意身前剩余的短矛,眉頭微皺。
    先前他的確有些看不起林意那種直來直去的投擲手段,在他看來,對于強大的修行者而言,這種手段根本不可能形成真正的威脅。
    但是看著這些短矛,他發覺自己先前的想法有些片面。
    即便是同樣直直的一劍,一柄普通的劍和一名絕世名劍的一劍,當然會有絕大的差別。
    林意點了點頭。
    魏觀星看出了他此時眼中殘留的不解。
    “應該是篆刻的刻痕加劇了音爆的作用。”他瞇著眼睛仔細的看了片刻那根只留下一小截“尾巴”露在泥土之外的短矛,對著林意道:“在你這支短矛擊中那株枯木時,撞擊聲和流經這支短矛刻痕間的紊亂氣流互為作用,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威力,這和軍中修行者的‘裂犀箭’的原理應該類似,只是軍中的裂犀箭只能使用一次,金屬箭桿都會炸裂。”
    “那意思是說,若是這短矛擊中的是鎧甲,撞擊的聲音越大,威力可能還會更大一些?”容意有些聽明白了,臉色又不自覺的白了些。
    魏觀星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現在唯一需要擔心的,只是這支短矛本身的材質是否足夠堅韌,在擊中重鎧時,自身能不能承受那樣的爆震,會不會產生損毀。
    只是既然這支短矛出自南天院,這或許便是最不需要擔心的地方。那些代表著南方王朝最強的制器實力的匠師,不可能花費這樣的心思造出如此威力的東西,但又只能讓林意用過一次兩次便損毀。
    他現在都有些驚心于這支短矛在戰場上,會變成什么樣的恐怖殺器。
    林意握住了第三根矛。
    這是一根色澤和形制都很奇特的矛。
    這根矛的表面很粗糙,很像山中某根老藤的一段,它表面的紋理就像是粗細不一的裂縫,它的顏色是紫黑色的,當林意的手握住它,將它從地上爬起時,那些裂紋般的紋理之中,卻開始悄然的彌散出一些純正的紅色光焰。
    一聲清鳴在空氣里響起。
    這根矛的破空聲很清脆,甚至就像是某些獨特的飛劍,然而在脫離林意的手的剎那,隨著這破空聲的響起,這根矛裂紋般的紋理之中,便開始流淌出熾烈粘稠的紅色火光。
    洶涌的火光包裹住了這根矛,在空中拖出一道長長的焰尾。
    轟的一聲。
    這次林意眼中的目標是一株半死不活的樹木,當這根短矛擊中這株樹木的剎那,火焰濺射,這株樹木便通體燃燒了起來。
    “厲害。”
    感知著空氣里那灼熱的溫度,嗅著散逸的焰尾中傳來的焦臭氣息,林意自己都沒有開玩笑的心情,忍不住發出了一聲由衷的贊嘆。
    ......
    城墻上探出了許多頭顱。
    當那聲驚雷般響動驚到魏觀星時,鐵策軍軍營里所有的軍士也被驚動了,他們的速度自然不可能和魏觀星相比,但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卻還是恰好遠遠的看見了林意的這第三根矛的投擲。
    這些鐵策軍軍士的手中還大多抓著今日的早餐,雖然這名年輕的右旗將軍在上任之后的第二日,他們的膳食就已經得到了很大的改變,但是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還是覺得讓這樣的一名年輕人來決定他們的命運,實在是太過草率和危險。
    這些從城墻上探出身子的鐵策軍軍士看著荒野上那三道身影,很輕易的猜出方才擊出那一道隕星般火焰的便是林意。
    黑暗里,沒有什么比火光更溫暖。
    而在軍中,沒有什么比力量更有安全感。
    看著那株通體在爆燃的樹木,這些軍士看著林意的身影,心中的想法很自然的有些不同。
    好的兵器自然是要用來用的。
    越好的兵器,用得就要更多。
    對于林意而言,真正需要保守的秘密就是他的大俱羅功法和那兩名圣者之間的關系。
    所以他沒有在意這些鐵策軍軍士的圍觀。
    他的手握在了第四根短矛上。
    容意突然有些同情這片野地里的樹木。
    這片野地里的樹木原本就不算多,而且可能洛水河河水泛濫時曾經淹沒過這里的緣故,所以那些零星長著的樹木就算活著,也有些半死不活。
    因為這不是和修行者之間的戰斗,所以林意的這種出手沒有任何的掩飾,他便很清楚,這次林意的目光便又鎖定了一株半死不活的柳樹。
    第四根短矛被林意投了出去。
    這是一根銀色的短矛。
    短矛的紋理很獨特,就像是很多細長的銀色筷子擰在一起。
    一聲凄厲的破空聲響起,接著便是許多凄厲的破空聲。
    一片驚呼聲在城墻上響起。
    容意用同情的目光看著的那株老柳樹瞬間面臨支離破碎的命運。
    許多紊亂的銀光飛舞在它所處的那一方空間。
    這株老柳樹的身上發出清晰而干脆的切斷聲,接著變成無數的碎木,如一蓬砂石轟然倒塌。
    這根銀色的短矛在飛出數十步的距離之后便散了開來,變成許多細長的銀色細索,以至于看著這根銀色的短矛產生這樣的變化時,林意想到了鐵策軍對付修行者所用的拋網。
    只是鐵策軍的拋網更多的作用在于束縛,而這根散開的短矛拋散開來的銀色細索的邊緣卻都很鋒利。
    林意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他可以想象,若是這樣的一根短矛落在敵軍的陣中,可能那一片區域內的敵軍,都會被絞成碎塊。
    對于殺人,修行者的世界永遠有著驚人的想象力。
    無論是北方王朝還是南方王朝的強大匠師,他們制造出來的東西,看上去都是精致的寶物,只是往往都是最殘酷的殺戮武器。
    林意握住了第五根矛。
    城墻上瞬間一片安靜。
    
    
    (我覺得還有四根矛還能寫下面小半章,我知道這好像有點惡趣味,但是寫起來真的很爽,我想象了一下,你們都在城墻上圍觀我,我一個人一會兒換挺機槍,一會兒換個鋼炮來兩發,這種裝逼的感覺真爽....)
    (本章完)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