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秘密的森林 > 9、允兒啊
    ……

    “三、三神奶奶嗎?”

    “嗯。”

    咖啡店里,坐在不遠處的李正堯等人明顯感覺到經過一番私下交談后,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又隱隱發生了變化。

    說不上是什么感覺,但即便隔了一段距離,熟悉裴珠泫的孫承歡幾人似乎也能感受到這位姐姐此時心情的復雜。

    到底說了些什么啊,這兩個人?

    卡座上,兩伙人隔空對視一眼,均能看出彼此眼神中的疑惑和好奇。

    “原來是這樣……好,我想整件事我已經大致理解了。”

    過了一會兒,裴珠泫終于緩緩吐出一口氣,抬頭迎上了林深時的目光。

    “很難接受吧?我能理解你,我和允兒,我們兩個人以前也經歷過這樣的階段。”

    裴珠泫搖了搖頭,聲音很輕地說:“確實是受到了不小的沖擊,我覺得晚上回去之后,自己可能還要認真消化一下這些消息……不過,也多虧了林本部長您,我之前的所有疑問總算是暫時解開了。”

    林深時看了看這個莫名和他還有林允兒遭受到同一命運的女孩,見裴珠泫的情緒還算穩定,便也不再過多勸慰。

    他說:“今天的時間太倉促,我只能向你簡單說明一下這些事。其他的事情,還是等之后我們三個人找個時間碰面再說吧。”

    “我們倆……還有允兒歐尼嗎?”

    “嗯。”

    留意到女孩語氣的些微變化,林深時好像也明白了她的心思,放輕語氣地說:“畢竟,好像也是因為允兒,你才會被牽扯進這件事。我們怎么也該想辦法幫你擺脫這樣的情況才行。”

    裴珠泫這才點了點頭。

    實際上,林深時并不知道,相比起三人之后再次碰面的事,裴珠泫更加在意他剛剛對于他和林允兒的自稱。

    林本部長用上了“我們”這個詞,他和允兒歐尼,兩個人究竟是什么樣的關系呢?

    林本部長說,允兒歐尼和他以前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那么,意思是說允兒歐尼也曾經半夜跑到林本部長的家里嗎?

    如此一想,裴珠泫的內心就生出了點微妙的情緒。

    既有點總算找到同類人的安心,又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很難說明。

    “時間不早了,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里吧。”

    喝完咖啡后,林深時抬手看了看時間,站起身來。

    他回頭看了一眼后方也紛紛站起來的李正堯等人,嘴里便壓低了聲音對裴珠泫說:“雖然Irene小姐你應該不想再遭遇一次相同的經歷,但今晚還是麻煩你回去驗證一下我剛剛對你說過的事。”

    “是。”

    裴珠泫鄭重其事地一點頭,同時趁孫承歡幾人還沒走過來,她又問了林深時一句:“不過,會不會太麻煩您了?今天晚上還要特意去別的地方過夜。”

    林深時拿上外套,回看看她,嘴角就揚了起來:“沒關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

    聽到林深時的回答,想起允兒歐尼,再看看男人臉上的淺笑,裴珠泫好像就明白了什么。

    “你給我老實交代。”

    兩伙人分頭離開那家咖啡店后,李正堯和梁恩彩就立馬狐疑地追問起了不露聲色的林深時。

    “你什么時候和那個韓國女藝人那么熟悉了?隔了口罩你都能認出來?你們倆不會是……”

    林深時停下腳步,轉頭沒好氣地說:“如果真有什么的話,在你們面前我還會這么堂堂正正嗎?我和那位裴小姐只是有點私事而已。”

    一聽林深時這話,李正堯兩人仔細想了想,發覺還真是這樣。

    “好吧,算你說得通。不過,你嘴里的那個‘私事’也很可疑啊。”

    “我看二位今晚是想自己打車回去吧?”

    林深時的這句威脅效果拔群,眼見找不到林深時和裴珠泫兩個人的曖昧之處,李正堯和梁恩彩也就適時地閉上了嘴。

    估計眼下裴珠泫那邊的情況也差不多。

    一群年輕的小女生湊在一塊,更加難以打發,也不知道裴珠泫自己會如何應對。

    裝了滿腦子的思慮,林深時先開車送李正堯兩人各自回了他們目前的住所,然后又開車去了三成洞。

    “噢!社長!今天怎么會有空過來?”

    林深時推開門走進“秘密森林”時,正好趕在打烊前,還在店內清掃衛生的店員們都很驚喜地向他鞠躬問好。

    林深時也露出了懷念的微笑,在店員們的目送下,沿樓梯去了二樓。

    開門,隨手打開門邊的燈后,一幕格外熟悉的景象便映入眼中。

    林深時走進這處他才搬離不久的咖啡店二樓空間,環顧一圈后就滿意地點點頭。

    最初他入住這里本來就只攜帶了自身的行李,所以搬家時,家具、電器等物件統統留了下來,衣柜里面還保存了干凈的被褥。

    “總比考試院和公司的休息間要好多了。”

    喃喃自語一句后,林深時就脫下外套,想先去洗個澡,然而腳剛抬起來又放下。

    他想了想,還是先拿出手機,若有所思地撥出了那個他今天才算是第一次撥出去的電話號碼。

    “嘟……嘟……”

    前奏的等待音聽上去總有種讓人心跳加快的感覺,而在短暫的兩三秒后,電話那頭就傳來了電話接通的聲音。

    “嗯……我剛好收工回到家里,你怎么會想起來給我打電話?”

    一道林深時已經開始熟悉的女聲傳了過來。

    在電話的那一頭,林允兒穿了身簡單清爽的居家服裝,頭上還包了濕漉漉的頭巾,似乎是剛從浴室里出來。

    她站在家里的廚臺邊上,一只手拿著手機,那張卸妝后素顏的美麗臉蛋似乎隱隱寫滿了一絲絲的期待和驚喜。

    過了一會兒,她耳邊的手機里也傳來了那道她已經比較熟悉的男人聲音,略顯低沉,語氣里卻含著淡淡的笑意。

    “嗯……我今天沒工作,其實之前還和朋友們去貞洞街了。我還看到你了。”

    “哦,真的?”

    林允兒的雙眸微微睜大了些,語氣卻依舊在保持鎮定地說:“你當時也在嗎?”

    “嗯。但因為人太多了,我只是站在遠處看了你一眼就走了。”

    “哦,這樣啊……”

    林允兒拿著手機低下頭去,語氣依舊不顯波瀾,她在試圖盡量使用自己平時和朋友們通話時的那種狀態來和男人進行交流。

    結果,在林允兒應完這話后,兩個人之間的通話就莫名陷入了沉默中。

    電話兩端都很安靜,似乎兩個人都在等待對方先開口。

    “那個……”

    過了一會兒,林深時到底是想起了自己打這通電話來的目的,張著嘴猶豫地說:“那個,馬鹿……不是,林……”

    “噗。”

    林允兒忍俊不禁地笑了一聲,對著手機說:“就自在點叫我‘允兒’好了,我就叫你‘深時’。”

    電話那頭安靜了幾秒,隨后傳來男人的聲音。

    “好。允兒。”

    聽到林深時低聲稱呼自己的名字后,林允兒的嘴唇卻情不自禁地抿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么,心弦好像被撥動了一下。

    她沉默了幾秒,然后就微不可察地深吸一口氣說:“對了,你這時間打電話給我……應該是有什么事要說吧?”

    “對。”林深時說話總算流暢起來,“我今天碰到了點事情,我想你也應該知道。”

    林允兒眨眨眼,一臉的疑惑。

    ……

    大約十幾分鐘后,林允兒才算是徹底消化了從林深時那邊獲知的消息。

    “所以說……Irene她不小心拿走了從我雕塑里摔出來的一朵花?一朵玫瑰花?所以事情才變成這樣?”

    “目前還不好確定那朵玫瑰花到底是不是來自于你的雕塑,但事實就是,她的身上的確發生了和我們類似的情況。”

    “那花呢?”

    “她暫時留在了宿舍,我也讓她暫時不要去動那花。”

    林允兒靠在廚臺邊想了想,便拿著手機點點頭說:“你的做法是對的。雖然不知道Irene為什么會和我們一樣,但是我們應該要想辦法幫她,這也是在幫我們自己。既然這樣,不如我們就干脆明天見面怎么樣?剛好那時候我和Irene應該都有時間。”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