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尸妹 > 第九百二十二章 苦惱
這是一個奇怪的夢境,可這個夢境給我的感覺,又是熟悉又是陌生。
熟悉是,我好似在哪里見過這個場景,或者是做過這個夢。
可陌生的是,我卻無法想起,我在哪里真的見過和夢到過。
一時間我只感覺心頭怪怪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看了看窗外,這會兒已經天亮了。
深吸了口氣兒,然后起床離開了屋子。
來到屋外,見胡美還在睡覺。
便出門買了早餐回來,同時還給小美帶了只黃雞。
胡美好似聞到了味兒,我剛進門,她就抬起了腦袋。
見黃雞,雙眼就開始放光。
也不廢話,直接就沖了上來。
一口就咬斷了黃雞的脖子,然后開始吸血。
這場面我都習慣了,也不所謂,也沒管她。
吃了早飯,我便拿著劍匣去了臥室。
來到臥室之后,我打開劍匣,將太元劍拿了出來。
然后對著角落里的前輩劍鞘開口道:
“前輩,前輩……”
我喊了幾聲,想問問前輩在不在。
結果前輩沒反應,沒反應我就沒管。
拔出太元劍,直接就插在了前輩劍鞘里。
還別說,和我判斷的一般,大小正合適。
以后有太元劍加前輩劍鞘,感覺自己實力又上身了一個等級。
不同,見吸靈刀,也插在了的子刃的劍鞘之中。
大小也合適,現在正是完美的組合。
至于那太元母劍劍鞘,子刃刀刃。
我就隨手放在一邊,沒怎么理會。
到是把前輩劍鞘和太元子母劍的重新組合,放在了劍匣之中。
等做完這些,我才出門擺攤營業。
期間我在我們的微信小群里,將昨晚靈車事件說了一遍。
發了好幾段語音這個樣子。
結果沒一會兒,楊雪第一個回應我了。
“這個靈車事件我也聽說了,但沒想到你先去了。
可你前晚,怎么沒給我說一聲?”
“雪師姐,你沒聽說嗎?
那妖道這么厲害,你去了一樣沒用。”
徐澄靜開口。
“老丁,那妖道真的聽了你的名字后,就這么莫名其妙的放了你和小曼?”
老風也開口詢問。
我吸了口氣兒,隨即開口道:
“是啊,莫名其妙。
但我懷疑,那妖道可能是我師兄。
他或許念及師門之情,放我一馬!”
眾人一聽說,那強大的妖道可能是我師兄,都驚訝起來。
什么,我什么時候多了個師兄,沒聽我說過。
以及我師兄是誰,有著怎樣的本事,在哪兒能找到他等等之類的。
聽到這些問題,我也一一解釋了。
至于我師兄在哪兒,他有何本事和道行,我自己都不知道。
現在我只是讓他們提防一下,我們青石市附近。
又出現了一名妖道,讓大家小心并注意。
大家都表示記住,日后會留意收集信息。
暫時的,盡量的不和那稻草人妖道碰面。
因為對方太強,現在碰面,就和送死沒區別。
就這樣,我在屋子里收了一天生意。
生意一般,但腦子里卻不斷在回想那妖道的事情。
如果再次遇上,我還有些什么手段?
焚天功?
不行,階位相差太多。
狐令?
這好似也不行,在替身草人面前,都沒使用的機會。
胡三爺咒印?
這個到可以,只要催動靈力觸發,建立聯系,就能喚來胡三爺。
可這個方法也不保險,稻草人修為太高。
比如和前晚一般,上來就掐住我的脖子,這樣根本就發不出聲。
對了,我還有一張底牌,麒麟前輩。
但是前輩好似也不太穩定,雖然前輩有著超絕的能力。
但前輩根本就不是一個完整的魂魄,或者鬼。
他的存在,不過一縷特殊的器魂殘念而已。
他自己,都有隨時消散的可能。
除非,能找到前輩劍身。
可天下之大,何處去尋?
思來想去,依舊沒有找到有效的應對方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鬼眼、日月、寶親王、現在又跳出一個稻草人妖道。
有些焦頭爛額,準備抽根煙緩解一下。
可發現煙盒里,已經沒了。
便起身去屋子里拿,可我剛到屋子,便感覺有些不對勁。
屋子里的氣息,好似冰涼了許多。
而且,放在墻角的劍匣。
這會兒正散發出一些,淡淡的紅色氣息。
見到這里,我心頭一顫。
這、這是怎么回事兒?
臉色瞬間凝重起來,急忙來到劍匣前,將其打開。
可這會兒,我卻發現劍匣里的前輩劍鞘,正散發出了一抹淡淡的紅光。
很弱,但隨著這淡淡的紅光,卻有一些淡淡的紅色霧氣蒸騰。
此時近了些,那紅色霧氣。
給我一種來至靈魂上的壓迫感,非常的懾人。
感覺洪荒猛獸,不可抗拒似的。
我有些驚訝,急忙開口道:
“前輩,前輩是您嗎?您、您這是在修煉嗎?”
我很是意外,結果話音剛落。
前輩那聲音突然響起:
“這柄劍來得真是太及時了,老夫本想吸食它的原力,補充自身魂力。
卻不曾想,竟然感受到了一抹本源氣息。
這必然,必然是我真身留下的。
小子快,快運轉焚天魔功。
給老夫注入力量,讓老夫盡快鎖定本源氣息的位置,說不定就能找到老夫劍身了……”
此言一出,我心頭又是猛的一震。
前輩的本源氣息,換句話說,不就是前輩的真身才能散發出的嗎?
難道,前輩的劍身,就在我們青石鎮的附近?
一時間,我也有些激動了。
如果能找到前輩的真身,憑借前輩那強大的冥火之力。
什么狗屁稻草人妖道,那還不是分分鐘給打殘了?
有了這個想法,沒有任何猶豫。
急忙開口道:
“好的前輩!”
說完,我急忙盤膝坐下,迅速運轉焚天功。
然后伸手,打在前輩劍身之上。
緊接著,道氣不斷轉換成焚天氣,隨即被我注入在了前輩劍鞘之上。
隨著我的焚天氣灌入,前輩劍鞘上散發出的紅色霧氣。
越來越濃,越來越濃。
而前輩從我這里吸食去的焚天氣,也越來越龐大。
漸漸的,我發現自己都支撐不住了。
汗水止不住的往外流,竟自己最大努力,不斷注入焚天氣。
“小子,在堅持一會兒。
老夫已經鎖定了大致位置,很快就好了!”
我喘著粗氣:
“好、好的前輩,我繼續堅持……”
我一邊開口,一邊繼續注入焚天氣。
就這樣,我艱難的,差點暈死過去的,又堅持了三分多鐘。
終于,前輩停了下來。
而他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變得很是激昂:
“哈哈哈,好了。
老夫已經鎖定,就在附近。
東南十五里外的地方,快小子,帶我去那里。”
我這會兒好似虛脫了一般,不斷的喘著氣兒。
可是當我聽到“東南方向十五里外”的時候,心有又是一震。
東南方向十五里,那地方,那地方不是鬼馬嶺嗎?
就是同我一起從地府回來的女鬼,慕容言所居住的墳場。
前輩真身,在那里?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