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萬界自由傭兵 > 第七十九章 我不是心機婊
    所以要發揮出降龍掌真正的威力,對內力的要求是非常高的,這個沒辦法,急是急不來的,只能慢慢積攢內力。

    歐陽飛不是沒想過去襄陽城外東北方向的桐柏山中尋找獨孤劍冢,弄些菩斯曲蛇蛇膽增加功力。

    歐陽飛甚至懷疑楊過和小龍女就是隱居在劍冢,因為只有這里是惟楊過一人知曉的地方,也適合神雕生存,這才能解釋為什么郭襄走遍天下都沒能找到兩人。

    畢竟那只神雕太過神異,無論他們隱居在哪都不可能會毫無消息,況且他們雖是隱居,可總要生活吧?油鹽醬醋什么的總得到城鎮中購買。

    況且原著中不止一次提到楊過向往著與小龍女隱居劍冢的念頭,而且以楊過的性格,就算答應了小龍女要與她廝守一生,也不可能完全放下襄陽城。

    那么隱居在距離襄陽最近的地方,也能時時關注襄陽城的戰局。

    歐陽飛越想就越覺得楊過肯定就在劍冢,但桐柏山何其之大?不知道確切地點,光是找地方,花上一兩個月都十分正常。

    但是歐陽飛通過幾次任務,到現在為止也只積攢了1180雇傭點,只夠購買個把月的神雕世界時間,運氣不好的話連地方都找不到,純屬浪費雇傭點。

    只能等以后雇傭點多了,再考慮這個問題吧!況且笑塵訣的品級不在九陰九陽之下,甚至猶有過之,積攢內力的速度也不慢,最多兩三年的功夫,就能積累起不下張無忌修煉五年九陽神功的內力。

    這也是為什么歐陽飛沒有向郭靖討要九陰真經的緣故,其實以他在郭靖心目中的身份地位,與他為襄陽城和大宋立下的不世奇功,若他開口,郭靖多半不會拒絕。

    但說實在的,歐陽飛還真不是太看得上九陰真經,畢竟,劍俠世界的武力值本身就比金庸世界高。

    當然,這武力值是體現在內功心法上,武功招式的話,歐陽飛見過金義方施展的打狗棒法,跟他得到的基本沒什么區別,甚至歐陽飛覺得,這就是同一套打狗棒法。

    最后的最后,歐陽飛也還有最后一招,襄陽城未破,看郭靖態度,似乎也有歸隱的意思,那么郭襄多半會回家。

    而他之前說將《射雕英雄傳》與《神雕俠侶》送給他們看,其實就是他埋下的一個伏筆,或者說后手。

    郭襄看完《神雕俠侶》,知道了劍冢這個地方后,會不去找上一找?而她與自己不同,她有的是時間,等她找到地方后,自己找個時間過去,就說想去拜訪楊大俠,她好意思不告訴自己位置?

    這就是歐陽飛執意要將這兩本書給他們看的原因,可謂是用心良苦,當然,歐陽飛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個心機婊。

    武功學習完畢,此時歐陽飛對兩套絕學的領悟與理解已經達到極高的境界,基本上可以說不下于洪七公。

    “嗯!以后出任務身上得多帶一件裝備了,打狗棒法,總得有根棍子。”

    歐陽飛琢磨了一會兒后,很快就鎖定了目標,現代最適合用作施展打狗棒法的工具就是甩棍。

    因其攜帶方便,且輕重適度,既不會像竹棒一樣過輕,殺傷力不足,也不會像鋼管一樣過重,施展不靈活,最重要的是,不用的時候可以縮短揣在身上,也不引人注意。

    不過國內的甩棍最長的只有26英寸,即六十多厘米長,短了些,施展打狗棒法所用棍子最合適的長度是八十厘米左右,國外有31英寸的甩棍,剛好合適。

    這玩意李副團長那應該有,到時候買一根就是了。

    打定主意,歐陽飛掏出手機,給張成琨打了個電話。

    “怎么樣?準備回團里了嗎?”

    歐陽飛聽到張成琨的話,嘿嘿一笑,道:“你現在舍得走嗎?”

    “舍不得倒是不至于,這平靜的生活不適合我,我終究是屬于戰場的,因為我是個天生的戰士。”

    歐陽飛失笑的搖了搖頭,吐槽道:“你小子,不裝逼會死是吧?在哪呢?今晚一起喝兩杯?”

    “還能在哪?美女老板家唄,行,晚上本色酒吧見,老位置。”

    “我猜也是,都這么久了要是還沒能進人家家門,張成琨就不是張成琨了,就這樣吧!晚上見。”

    掛掉電話,歐陽飛看看時間,還來得及修煉一輪笑塵訣,當即在沙發上盤膝而坐,開始運功。

    夜。

    歐陽飛吃過晚飯后如約來到本色酒吧,不過他來得早了些,張成琨與珍娜還沒到,酒吧員工們剛剛打掃好衛生,正式開門營業。

    DJ放了一首舒緩的音樂,與燈光師和MC坐在DJ臺內玩手機。

    歐陽飛走進酒吧的時候,立刻有侍應上前接待。

    “您好歐先生,珍娜姐交代過,您來了請隨意,您的消費全部由她簽單。”

    那侍應顯然是認得歐陽飛的,事實上,自上次酒吧被砸事件后,他們對歐陽飛印象非常深刻,至于張成琨,那還用說嗎?人家現在可是老板的男朋友,看架勢,老板變成老板娘都有可能。

    “謝謝。”歐陽飛道了聲謝,跟著侍應去了之前幾次坐的卡座。

    “歐先生要喝些什么?”

    “啤酒就行,謝謝。”

    “好的,請稍等。”

    歐陽飛坐了沒多久,來上班的夜店女郎與夜店先生們就陸陸續續的來了,他們每天都會有一些免費的酒水,所以進了酒吧后三三兩兩的各自坐到酒桌旁,自有侍應送上酒水。

    他們最大的作用就是為酒吧聚斂人氣,留住熟客,所以這些酒水也相當于他們的酬勞。

    事實上一家夜店是否火爆,也基本上取決于這間夜店美女帥哥的多寡,當然,能從客人那里得到多少收入,就看他們各自的本事了。

    歐陽飛坐了大概半個小時,張成琨與珍娜的身影終于出現在門口。

    “珍娜姐,張先生。”

    “珍娜姐好,琨哥好。”

    珍娜挽著張成琨的手臂,一路走過來都有人熱情的打招呼,女郎先生們通常稱琨哥,侍應們則是叫張先生。

    兩人熟稔的跟員工與女郎先生們打著招呼,徑直走向歐陽飛所在的卡座。

    “珍娜姐。”

    “喲,這才一個多月沒見,你小子似乎肥了一圈,還能保持脫韁的野狗般的速度嗎?”歐陽飛跟坐下的珍娜打了個招呼,隨即向張成琨調侃道。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