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萬界自由傭兵 > 第六百八十一章 靈兒的異常
    靈兒見她這樣,心里也莫名的難過,柔聲安慰道:“我不是同情你,逍遙哥哥老是在惹你生氣,所以我很想跟你賠個不是,我若是不夠資格,就叫他來向你賠罪,好不好?”

    逍遙本來十分不服,對這大小姐也著實厭煩,可他也沒想到林月如也會有如此軟弱的一面,不禁有點手足無措,凌亂的道:“好了,你別哭了,我……哎,是我不對,我亂說話,可以了吧?”

    林月如聽了逍遙的話,抹了抹眼淚,怒視逍遙,嬌喝道:“我才不稀罕你道歉,你有什么了不起……”

    靈兒不理會林月如口中發泄式的喋喋不休,硬是把她拉到了他們這桌,按坐到自己身側,自己則是坐到她跟逍遙中間,把他們隔開。

    “人們常說‘一笑抿恩仇’,又沒什么大不了的事,不過是一點小小的誤會,干嘛老是一見面就吵架?逍遙哥哥,你的嘴這么尖酸,我也會怕的。”

    逍遙悶哼一聲,道:“你倒幫起外人來了?”

    靈兒嘆了口氣,柔聲道:“我們三個,一姓李,一姓林,一姓趙,都是天南地北湊在一起的,合得來便是自己人,合不來便是外人,我不喜歡這樣吵吵鬧鬧,有話就好好的說,不是很好嗎?”

    歐陽飛與三女眼中浮起了濃濃的寵溺與憐惜,靈兒這個女孩真的是太完美了,讓人不得不去疼惜。

    聽了靈兒的話,林月如心下反而升起了一抹愧疚,她雖然潑辣,卻也并非什么不知好歹的人,只不過這輩子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不免有些失了方寸。

    沉默了良久,林月如忽然輕言細語的道:“靈兒姑娘,你今年多大了?”

    逍遙有些愣神的看著她,什么情況?這潑辣貨轉性了?但是他不得不承認,這樣的林月如看上去要順眼多了。

    靈兒嫣然一笑,道:“我十六歲,你呢?”

    林月如臉上也露出一絲淺淺的笑意,道:“你小我兩歲,靈兒妹子。”

    靈兒喜道:“那我便該叫你聲姐姐。”

    林月如近看靈兒,才驚覺她竟如此的美貌,不由有些自慚形穢,看來眾人的眼光果然是雪亮的,春蘭并沒有說錯。

    心下暗暗嘆了口氣,瞥了逍遙一眼,又道:“靈兒妹妹,你長得俊,人品又好,怎么愿意跟這個小賊在一塊兒?”

    逍遙聞言不滿的叫道:“喂,這一回我可沒惹你,是你先挑事的啊!”

    林月如瞪眼道:“誰叫你把我跟劉晉元說在一起的?”

    靈兒忍不住笑了,道:“你們兩個,怎么一開口就是吵?聽說這也是要修好幾輩子的呢!”

    逍遙一翻白眼,道:“有這輩子就夠了,我還跟她認識幾輩子?豈不是要倒幾輩子的霉?”

    林月如回敬道:“謝了,這也是我要說的,我認識你,真是三生有幸,就這輩子不幸。”

    “你……”

    靈兒噗哧一聲笑了起來,道:“我知道了,你們前幾輩子,都是演滑稽戲的搭檔,呵呵……”(注:滑稽戲,又名象聲,即后世的相聲,始于春秋時。)

    逍遙跟林月如正要再吵,話到口邊,果然覺得兩人的吵法簡直就像在演滑稽戲,忍不住同聲一笑,兩人間的氣氛,也從充滿火藥味,針尖對麥芒,變得稍稍有了幾分和諧。

    當了半天吃瓜群眾的歐陽飛等人總算松了口氣,歐陽飛笑道:“這就對了嘛!都是朝氣蓬勃的少年少女,哪有那么大仇怨?來來來,一起喝一杯,以后大家當朋友,不當仇人。”

    逍遙對于歐陽飛此言也沒有異議,欣然端起酒杯,眾人一起飲下了這杯酒。

    歐靜妍哈哈一笑,道:“早就猜到你們兩個家伙會變成歡喜冤家,否則要是依我的脾氣,有人這樣煩我,早被我扔太湖里去了。”

    林月如神色一囧,弱弱的道:“我之前……真的很煩人嗎?”

    “嗤”

    逍遙嗤笑一聲,翻著眼瞼把頭偏向一旁,林月如瞪了他一眼,暫時沒理他。

    慕曦微笑道:“其實我們都看出來了,你那些作為,不過是為了引起逍遙的注意而已,只不過這方法,用得很不恰當。”

    聞聽此言,逍遙微微一怔,隨即似笑非笑的看向林月如,林月如俏臉通紅,臉頰微微鼓起,囁嚅道:“我……我才不是為了吸引他注意呢!”

    慕曦這句話一出,她頓時覺得自己似乎落于下風了,以后都會矮逍遙一頭。

    “呵呵呵呵……”

    ……

    一行人一直玩到夜幕降臨,才有說有笑的回到林家堡,不過這次,他們是從大門口大大方方進去的。

    見到林月如與靈兒之間的氣氛居然如此和洽,林家的家丁丫鬟們都十分意外,不知道究竟怎么一回事。

    回來時靈兒已顯得十分疲憊,林月如回了自己的閨房,逍遙送靈兒回西廂房,歐陽飛他們則是回到東廂房,時間還早,他們可不會這么早睡。

    在丫鬟的服侍下,靈兒沐浴更衣后,便上床休息了,逍遙坐到床邊,輕撫她面頰,柔聲道:“你怎么了?看你臉色似乎不太好。”

    靈兒蹙眉道:“我……胸口很悶,頭有點疼,不過不礙事的。”

    逍遙摸了摸她的額頭,是有點兒燒,急道:“哎呀,你生病了。”

    靈兒仰著臉望著床帳頂,不知在想什么,過了一會兒后才轉頭道:“逍遙哥哥,你還記不記得姥姥死的時候對你說的話?”

    逍遙柔聲道:“我怎么會忘呢?你放心,我會照顧你,直到找到你娘為止,我答應過的事,絕不反悔。”

    “可是……”

    “嗯?你想說什么?”逍遙不解的問道。

    靈兒櫻唇張了張,道:“可是,如果……我是……”

    “是什么?”

    靈兒欲言又止,終究沒能把話說完,嘆道:“我也不知道,這兩天,我心里總是怪怪的,好像……我不再是我自己,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說到這,靈兒忽然眼泛淚光,逍遙驚道:“你真的這么不舒服嗎?我馬上請林前輩替你叫個大夫……不,我去叫飛哥,他有起死回生之能,一點點小病,他一定能手到病除。”

    靈兒拉住逍遙,道:“不,不必了,我不是身體不舒服,是……心里害怕,逍遙哥哥,你再說一次……”

    “說什么?”

    “說……說你不會離開我,不會讓我又變成一個人。”

    逍遙俯下身來,吻了吻她的額頭,柔聲道:“我絕對不會離開你,不會讓你一個人的,你還有靜靜她們這些好姐妹,她們也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

    靈兒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安的微笑,道:“這樣我就好多了。”

    逍遙只當她是女孩子的多愁善感,也不以為意,道:“嗯,那就好,別胡思亂想了,真是個傻丫頭,早點睡,明天一早我再陪你出去玩。”

    靈兒握著逍遙的手,慢慢閉眼睡了過去。

    直到靈兒睡著,逍遙才慢慢抽出手,伸了個懶腰,本來他想像平常那樣,和靈兒共處一室。

    可是想想,這畢竟是在別人家里,自己和靈兒雖說一定會成為夫妻,可現在畢竟還沒成婚,名不正言不順,還是守個禮法較為妥當。

    想到此,逍遙出門而去,輕輕為她關上了房門,吩咐丫鬟好好照顧她后,便往東廂房那邊返回,慕曦慕夏跟歐靜妍她們都還在那邊等他。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