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萬界自由傭兵 > 第七百二十章 報復
    周圍其他捕頭捕快下意識的上前一步,舉起了橫刀,可看著他們眼中那驚懼之色,歐陽飛心中有數,這些家伙不過是做做樣子,應付上官而已。

    當下不緊不慢的道:“這句話該是我們問才對吧?我們即不偷也不搶,反而積極幫助官府捉拿飛賊。”

    “官爺一來就刀劍出鞘,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莫非大唐律法規定,不得幫助官府捉拿賊寇?否則便是犯了搶官差活計的罪?”

    “這……”總捕頭被歐陽飛一頓搶白,臉色青一陣紅一陣,半晌才平復下來,不卑不亢的道:“既然你們是見義勇為的俠士,為何拿下女飛賊后不送官究辦,反而請女飛賊進屋談話?”

    歐陽飛嘆道:“別提了,一提起這事我就窩火,原本想盤問出那女飛賊來歷,老巢所在等信息,好將之一鍋給端了,再一起押送衙門,為公門分分憂。”

    “誰知那飛賊狡猾若斯,故意一副束手就擒的模樣,令我們放松警惕,然后借著房內狹小地形使計脫逃,我現在還懊惱不已呢!”

    我信你我就是豬腦子了,總捕頭心下暗暗吐槽了一句,口中卻不軟不硬的道:“使計脫逃?不會是公子故意放走她吧?”

    歐陽飛大呼冤枉,“官爺這可真是冤枉在下了,那飛賊一進房門便突然發難,以暗器阻了我等一阻,還灑出迷煙,房中狹小,施展不開,竟被她從窗戶逃了出去。”

    “我的一位同伴已經追出去,誓要為這位員外追回丟失之物,我等一片拳拳之心,竟被人如此惡意揣測,真是令天下心懷正義之士寒心吶!”

    “……”

    歐陽飛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讓幾女幾乎快要繃不住,臉上被笑意漲得通紅,結果落在總捕頭眼中,卻反而成了她們被冤枉,氣得俏臉通紅的景象。

    總捕頭終于有些動搖了,遲疑的回頭看了一眼畏畏縮縮的劉員外,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該怎么辦。

    歐陽飛說的話不盡不實,他心里很清楚,但以對方展現出來的武功,隨便一個人就能將他們這幫人給滅了,所以拿下對方嚴刑拷問是不用想的。

    可自己若就這么回去,卻也沒法交代啊!這可叫我如何是好?

    他很快就不用糾結了,因為給他解圍的人已到。

    便在總捕頭有些進退不得之時,一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歐陽飛身側,正是返回的逍遙。

    逍遙手中提著那個包袱,將之遞到歐陽飛手中,道:“飛哥,那女飛賊太狡猾了,眼見甩不掉我,便故意將這包袱往河里拋去。”

    “我沒辦法,只能先拿回包袱,結果等我接住包袱躍回去,那飛賊已經不見蹤影。”

    “我的……我的包袱。”劉員外一見自己的包袱,大喜過望,急忙上前,想要拿回自己的包袱。

    歐陽飛抬手止住了他的步子,道:“等一下,你說這包袱是你的就是你的?”

    “除非你先說出這包袱中有些什么東西,若說得絲毫不差,才能證明這包袱是你的,官爺,我這么辦,既合法又合理吧?”

    總捕頭聞言贊同道:“此議合理,你便說說,包袱中有些什么。”

    那包袱的確是劉員外的,他自然心里有數,毫不怯場的張口道:“包袱中有紫金葫蘆一個,上等珍珠項鏈三條,翡翠玉鐲一對,玉扳指一只……黃金五十兩,白銀二百兩,散碎銀錢六兩五錢四十五文。”

    歐陽飛打開包袱,劉員外說一樣,他點一下頭,等到他說完,歐陽飛頷首道:“好,的確分毫不差,這看來這包袱的確是你丟的。”

    聽見歐陽飛說分毫不差,那證明他包袱中的東西什么都沒丟,劉員外一邊上前,一邊歡喜道:“都說了是我的嘛!多謝公子……”

    “誒,你干什么?”卻見歐陽飛重新綁好包袱后,將之往回一收,避開了劉員外的手。

    劉員外懵逼道:“這是我的包袱,我當然得拿回來啦!”

    那總捕頭也不解的看著歐陽飛,既然已經證明這是他丟的,這大庭廣眾的,當然要還給人家,難道還能當眾私吞了不成?雖然他們聽了包袱中的東西后,的確心動不已。

    歐陽飛不耐道:“你究竟懂不懂法?”

    “呃……有哪條律法規定失主不能拿回失物的么?”劉員外理直氣壯的道。

    歐陽飛施施然道:“失主當然能拿回自己的失物,這是天經地義的。”

    “那不就結了?”劉員外攤手道。

    歐陽飛接著道:“你若沒有報官,那么我們幫你追回失物的行為,便屬于私人行為,最多算是我們打抱不平,行俠仗義,立馬還給你便是。”

    “可你報了官,這就不是一回事了,現在你這包袱乃是賊臟,也是日后定那飛賊罪的罪證,你怎么能就此拿回去呢?”

    “依照律法,這包東西我們得先交給衙門,然后等到衙門抓住女飛賊,以之為罪證,定了女飛賊的罪后,你才能拿回。”

    歐陽飛說到這,看向總捕頭,笑問道:“這位官爺,我說的可有錯漏?”

    那總捕頭大喜,心下直夸歐陽飛上道,臉上卻正氣凜然,還帶著幾分贊賞之意的道:“不錯,看來公子對大唐律令是了如指掌啊!于情于理,這包袱都應先上交衙門,等本案結案之后,你再來領回失物。”

    “啊?這這這……”劉員外徹底傻逼了,看著歐陽飛將包袱交到總捕頭手中,兩人官民一家親的模樣,頓時腸子都悔青了,他都想扇自己兩耳光。

    我特么沒事報個屁的官啊!簡直沒事找事,指望那個昏官加貪官抓到飛賊?還不如指望飛賊良心發現,又幫他把包袱偷回來呢!

    無意中看到歐陽飛冷笑著瞥了他一眼,劉員外腦海中頓時掠過一道閃電,他故意的,他原本可以直接將包袱還給我,可他故意將之當成罪證交給官府。

    他是在報復,他惱我報官給他找麻煩,所以故意這樣坑我。

    想明白這一點的劉員外,心中悔意更深,可如今悔之晚矣。

    歐陽飛的確是在報復,這家伙不識好歹,原劇情中他反咬逍遙月如一口的事他可記著呢!

    本來還以為,這次紫金葫蘆沒丟,這家伙總不會出幺蛾子了,誰知道這特么只是進屋跟姬三娘聊了一會兒,這丫把官差都帶來了,不整他整誰?

    “還未請教大俠尊姓大名。”總捕頭笑吟吟的對歐陽飛抱拳道。

    “不敢當,在下歐陽飛。”

    “呵呵,感謝歐陽大俠幫忙奪回了這件罪證,日后若能將飛賊繩之以法,歐陽大俠居功至偉,本捕頭一定稟明太守,給予大俠嘉獎。”

    歐陽飛擺手笑道:“嘉獎就不必了,只是在下等人還有要事要去京城,可這揚州禁令許進不許出,還請總捕頭為我等跟太守說個情,通融一二。”

    說完這句,見總捕頭面有難色,身子一側,笑道:“總捕頭,我為你引薦一位大人物,這位是蘇州南武林盟主林天南之女,林月如大小姐,京城劉尚書是她姨父。”

    “我等此去長安,便是去拜訪劉尚書,若是在揚州這地界耽擱了時日,到時候劉尚書問起來,我等將此地之事一說,到時候怕太守大人會有些麻煩啊!”

    總捕頭大驚失色,立刻上前見過大小姐,拍著胸脯保證,一定為他們弄到通行令牌。
捕鱼达人2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