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 > 古妖血裔 > 531 據點集合
    華陽飄入本田轎車,片刻后,車窗門降下來,一個方臉,單眼皮的中年男人在駕駛室里展顏一笑,美美的招了招手.....或許也不是很美。

    胡言說:“你們來島國的行程還有誰知道?”

    李羨魚:“沒人知道,我們是偽裝之后過來的,你現在看到的臉,都能找到對應的,真實存在的人。我用的是他們的護照和身份證出國。連寶澤都不知道我在哪里。”

    胡言聽后,安心的點點頭,他看著車廂里的華陽,“華陽前輩恐怕不擅長偽裝,臥底這種事,需要個機智的來。不然很容易露出馬腳。”

    “你什么意思,是說我華陽小媽智力不夠嗎。”李羨魚瞪著眼睛看他,很是服氣的說:“你猜的真準。”

    祖奶奶不擅長智斗,那是因為無雙戰魂的人生只需要莽就夠了,沒有什么敵人是暴力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自碎靈珠。

    華陽智商還是在線的,只是她一個道門弟子,清心寡欲的修煉,對于勾心斗角的事并不在行,她要是會勾心斗角也不會被師姐華玉陷害,直到臨死前都不相信師姐會害她。

    鼠有鼠道,蛇有蛇道,都不是華陽的道。

    “所以計劃改一下,被鏡魔俘虜的人是我。牛護法你們先帶著,最好能安排個人照顧他。”胡言自信滿滿的說。

    若是他的話,倒是很讓李羨魚放心。但這好像并不符合胡言的風格。身為狗頭軍師,他以前輔佐李佩云時始終藏身幕后,極少涉險。加入萬妖盟就更狗了,因為萬妖盟的武力輸出太多太多。

    大家都是聰明人,一個眼神就懂了,胡言嘆口氣:“我覺得只有這樣,我才能重獲皇的信任,將來委以重任。”

    李羨魚茫然:“這話從何說起。”

    這只狡黠的狐貍啥時候得罪姐姐了嗎。

    “記得東北時的亂子吧,你被陷害成是殺柳家家主的兇手,這主意其實是我出的。我還催眠了你姐姐,用她的手機給你發求救短信。”胡言悲觀的說。

    李羨魚臉色一變:“你中途還調戲她了?”

    胡言搖頭:“如果是那樣,我還能活著?”

    李羨魚放心了:“那沒事,我姐不是小心眼的.....妖。”

    聞言,胡言更悲觀了,“那你還記得剛復活那會兒,我們聊過的,關于“你有沒有睡自己沒血緣的漂亮姐姐”這個話題?也是從那時候起,我被打發來島國拍片的。分明就是被皇打入冷宮了。”

    現在回想起來,他簡直是在作死的邊緣瘋狂進出,沒當場去世就是他祖宗十八代積德保佑的。

    李羨魚:“......”

    這么悲傷的話題,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去,李羨魚便只好岔開話題:“放心吧,等解決掉天狗社,揪出幕后古妖,你就算立奇功了,將功補過。”

    胡言點點頭,他也是這么想的:“咱們人手夠嗎。”

    如果是古妖的話,恐怕得李羨魚和無雙戰魂齊上陣才能擺平。東京是人家的老巢,高手眾多,將對將,兵對兵,就怕到時候將沒分出勝負,兵已經全軍覆沒。

    李羨魚掐指算了算:“刨除我和祖奶奶,咱們這邊的高端戰力,牛護法、你、華陽小媽、翠花......三無?”

    他像是不確定似的,扭頭看了一眼,看見不遠處俏生生而立的三無,才算放心。

    胡言順著他的目光扭頭看,似乎才發現三無,大吃一驚:“她也來了?我怎么沒發現。”

    “哈?”李羨魚茫然的看著他。

    李羨魚仔細想了想,突然發現一個很震驚的事實,不知道從何時起,三無的存在感越來越薄弱。常常令人不自覺的忽略她的存在。

    即便是朝夕相處的他們,有時候三無在或不在,都感覺不出來。

    以前并不是這樣的,三無的存在感超強,萬神宮一役后,她似乎就退到了李家后宮團的邊緣地帶。

    李羨魚沉吟片刻,確認不是自己對她的疏遠了。難道是莫得感情的修煉之法附帶的特殊能力?就像他的事逼體質一樣?

    不是沒有可能,當初古神教那位極道高手是一位無往不利的殺手,他要刺殺的人,每一個能從他刀口逃脫。或許,那位極道高手擁有著讓人忽略他存在的能力。

    半個小時后,兩輛車駛離成田機場,車子是李羨魚利用手段從某個可憐的家伙那里拿來的,手段很簡單,就是催眠對方:你沒有車,你沒有車,你沒有車.....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自然就被催眠了。

    胡言坐在副駕駛位置,翻看著駕駛證,駕駛證是鏡魔的,本名叫做藤原三郎。

    “藤原三郎,你認識這個家伙嗎。”胡言拍了張照片給李羨魚。

    “我為什么要認識他,我只認識藤原千花。”李羨魚回復。

    “藤原千花是誰。”胡言鍵入信息:“你可以進入寶澤的系統查一查,頂尖S級,寶澤那邊必定有資料記載,天狗社這個組織存不存在,一目了然。”

    穩妥起見,先證實一下天狗社的存在,從而判斷鏡魔藤原三郎說的話是真是假。

    幾分鐘后,李羨魚回復:“臥槽,天狗社在島國血裔高層很出名的,在島國是數一數二的忍者組織(殺手組織)。走的是精英路線,整個團隊就六個人,而且行事風格非常隱蔽,普通血裔根本不知道這個組織。他們常年混跡在島國和歐美,幾乎不在中國活動,所以寶澤這邊只有六人的代號,沒有具體情報。”

    胡言:“明白了,是個硬茬。”

    李羨魚:“東京真特么臥虎藏龍,不知道能不能碰到琦玉和龍套這種掛之一口田。”

    “什么亂七八糟的,你別把二次元和三次元搞混了。”胡言吐槽了一句,“東京是島國首都,既是政治中心又是經濟中心,島國的大財團基本都在東京,群英薈萃,頂尖S級不說多如狗,但出鏡率絕對比在咱們中國要高。”

    島國和中國不同,作為發達國家,面積卻只有37萬平方公里,精華濃縮再濃縮,全濃縮在首都東京。反觀中國,地大物博,高手精英分散在全國各地。

    “不過還好,不算太強。雖然是頂尖S級,但似乎連牛護法都打不過。”李羨魚回復。

    萬妖盟的護法因為是催熟的,所以底蘊在頂尖S級算淺的,那個鏡魔撐死了也就萬妖盟護法的水平,甚至稍有不如。

    “.....”胡言只能發給他一串省略號。

    大佬如此瞧不起我萬妖盟護法,我還能說什么呢。

    這時,他聽見開車的華陽說:“我可能超速,或者闖紅綠燈了。因為我看到攝像頭閃爍了幾下。”

    胡言便道:“您不是可能,您是一直在闖紅綠燈,一直在超速。您這都把速度開到110碼了。”

    每次她過十字路口,都能把會車的車輛逼停,車主們急剎的時候,肯定在車里狠狠的罵“八嘎呀路”。

    華陽略帶無辜的表情:“速度不快啊,我隨便跑跑都比這個快。”

    我兒子跑高速的時候,車子都打飄了。

    車子是自動擋的,華陽看過李羨魚怎么開車,很輕易就學會了,沒啥難度。只是對于沒考過駕照的中年道姑來說,交通規則是什么東西?

    “還有件事,我不會說日語。”華陽提醒胡言,想要完美的偽裝成鏡魔打入敵人內部,絕不是簡單的易容就可以的。最重要的是語言,你不能操著一口地道的中國話跟他們說:老鐵,萬妖盟的護法逮住了,咱們發達了。

    “這個好辦!”胡言右手化成狐爪,把藤原三郎的喉嚨劃破,溫熱的鮮血濺出,但憑著頂尖S級血裔的體魄,傷口在極短時間里停止流血,形成嫩紅的,觸目驚心的傷口。

    藤原三郎的元神被吞噬了,但他身體完好無損,這個時候,只要在短時間內占據肉身,便能完成奪舍。所以他的身體與常人無異,并不是沒有心跳和溫度的尸體。

    “你的喉嚨在戰斗中被我割破,所以不能說話了。如果對方想與你溝通,你就打字。”胡言說著,把手機遞給華陽:“我幫你下載了一款專業的翻譯軟件,你可以用中文輸入,軟件會幫你自動翻譯成日文,你再把日文復制在信箱里給他們看,打字的時候記得小心些,不要讓他們看見就成。”

    華陽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因為不能說話了。

    胡言點點頭:“靠譜的,付費軟件,六十塊錢呢。”

    此時,已經遠離成田機場了。

    華陽把車子停在路邊,打開車窗,嗅著微微咸濕的海風,懷里抱著車子后備箱搜刮來的海鮮罐頭、泡面、零食等吃食,她一邊往嘴里塞食物,一邊泫然欲泣,癡癡的望著窗外的夜景,明明是個相貌平凡的中年男人,硬生生讓胡言體會到一種成熟女子的凄涼與滄桑。

    李羨魚家的這位老阿姨,該死的甜美......

    胡言不得不收回目光,不再去看她的眼眸。

    華陽二十多年沒有做人了,以魂體的狀態長留人間,沒有觸覺,沒有嗅覺,沒有味覺,不能品嘗美味的食物,不能美美的睡一覺,甚至體會不到和親近的人相擁是怎樣溫馨的感受。

    祖奶奶好歹能吃能睡能打游戲,她卻像是隔著層看不見桎梏在觀看人間。

    眼下,終于有了一個奪舍的機會,她可以品嘗到美味的食物,嗅到略帶咸腥的海邊空氣。

    小媽差點哇一聲哭出來了。

    如果坐在身邊的不是只臭狐貍,而是李無相,她還會嚶嚶嚶。

    “你們藏好些,不要露頭,控制住氣機。”

    這是一條兩邊盡是矮山的公路,適合藏身,也適合埋伏。胡言把位置發在這里,準備在此與天狗社成員街頭。

    胡言肚子有點餓了,試探著拿了盒海鮮罐頭,華陽前輩竟大方的給了,還幫他開蓋子。這讓他頗為感動,便問道:“華陽前輩,您當年是怎么認識李無相的。”

    “就是在論道大會上認識的,”華陽性格淡薄,但不像祖奶奶和翠花那么獨,對李羨魚以外的男人愛答不理。

    “我們剛見面,第二天他就給我寫情書,約我出來玩。”

    “您就去啦?”

    “嗯,他又好玩又有趣,還是戰魂傳人,我為什么不去。不過后來才知道,他給所有漂亮的女冠都寫了情書。但他最后選擇了我。”

    “這么過分。”

    華陽笑了笑,不說話了,當時自然是很生氣的,也有好一陣子不理他,可他那么帥氣那么有趣,稍稍縱容他的花心又何妨。華陽本就是心軟好脾氣的女人,

    而且事后想想,他能坦白的說出來,恰好證明李無相坦誠磊落。華陽這樣出家的女子,最喜歡的便是直白簡單的男人,像干兒子這樣的心機boy,好是好,畢竟是兒子嘛,不會吃虧。可若不是干兒子,華陽就要警惕討厭了。

    這些心路歷程自是沒必要與胡言說。

    胡言也不追問,他又不是李羨魚,探索人家的往事也就好奇一問,再追問下去,就要自討沒趣了。便順手給李羨魚發信息:“你小媽性格真好。”

    “那是,我生父就喜歡這一款的。”李羨魚回復。

    胡言愣了愣,心說你又沒見過你的生父,說的那么肯定.....

    “可他最后不是娶了你生母嗎。”胡言說:“而且前后也沒幾年時間。”

    “你別瞎說,我爸很愛我小媽的。”

    “我就是想起一個有趣的故事,有個女人覺得找一個做IT的書呆子會很有趣,結果當兩個人上全壘的時候,IT男脫掉她的褲子,大喊一聲:404。”

    胡言覺得不管男女,但凡年輕人,他們找對象其實目的都簡單的很。可能喜歡,但未必是愛。也許只是覺得有趣,比如李無相覺得道姑有趣。

    “我也看過類似有趣的笑話,有個寫網絡小說的作家,費勁千辛萬苦終于找到了女朋友,扒掉女朋友的褲子后,忽然大驚失色,驚恐的喊一聲:404!從此分手,再也不能面對女人。”李羨魚不清楚胡言的有感而發,很快就把話題帶歪了。

    兩人聊了半會,胡言用手機聯系了天狗社的同伴,藤原三郎身上搜出兩部手機,一部是平常使用的電話,一部是專門與天狗社成員聯系的電話。

    他們有一個私聊群,群里總共六個人。用藤原三郎的指紋解鎖,胡言發了條信息:“人已經抓到了,但只抓到一個,另一個還在成田機場。”

    片刻后,一個ID叫做宮本武藏的回復:“另一個還在成田機場嗎?有沒有被其他人發現?我們立刻趕過去。”

    胡言思考片刻,鍵入信息:“不清楚,我被反撲受傷了,沒敢在機場多待,怕被另一個家伙發現蹤跡,立刻出來了。”

    【三日月宗近】:“藤原君干的漂亮,傷勢不要緊吧。”

    胡言:“大丈夫,喉嚨被抓破,腦袋差點搬家,不能說話了。”

    【宮本武藏】:“可憐。”

    【三日月宗近】:“沒關系,只要把人抓住,我們就能獲得新世界的入場券。我聽說中國黑市有賣李羨魚的血,到時候去托信得過的朋友去弄一支過來,什么傷都能治愈。”

    胡言共享了自己的位置:“我在這里,諸君,趕緊過來。”

    宮本武藏和在三日月宗近都很興奮,表示立刻趕過來。

    但這時,一個叫做“天狗”的ID在群里發言:“藤原君,發照片,俘虜和你的。”

    對方頗為警惕。

    天狗就是天狗社的老大,這是胡言早已知道的情報,華陽已經從鏡魔藤原三郎那里拷問到了組織成員的信息。

    保險起見,胡言封印了自身丹田和精神力,偽裝成昏迷不醒的俘虜,讓華陽拍照。

    畢竟“沒圖說個雞霸”這句話在全世界都適用。

    照片發送過去。

    【天狗】:“干得好藤原君,我們現在去東京的據點集合。”

    華陽見胡言深深皺眉,似乎遇到了棘手的問題,便問道:“怎么了?”

    “天狗社的人要求我們去據點集合。”胡言仰頭,看著華陽:“據點在哪里?”

    華陽:“???”
捕鱼达人2电脑版